奥希替尼耐药性具有高度异质性_taf,奥希替尼耐药,奥希替尼

STRN-ALK融合导致的靶向药物奥希替尼耐药怎么办?

  EGFR是非小细胞肺癌常见的突变基因,针对这类变异的 靶向药物 EGFR-TKI治疗目前也较成熟,但不可避免的会发生耐药现象。既往报道耐药研究发现可分为EGFR依赖性机制和EGFR非依赖性机制,其中EGFR依赖性机制为EGFR基因发生耐药突变位点,如常见的C797S变异

  近日,一项关于奥希替尼耐药机制的多中心真实世界研究引起了大家的关注。该研究回顾性分析了100例奥希替尼耐药的肺癌患者的突变频谱,发现了潜在的奥希替尼耐药机制,为奥希替尼临床个体化治疗增添新证据。奥希替尼是第3代EGFR小分子抑制剂,在携带EGFR T790M 突变或携带EGFR敏感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后线或一线治疗中都取得了非常好的疗效。

来那度胺的原研药太贵可以吃仿制版本的

  我们都知道印度是一个比较贫困的国度,整体的经济水平比较低,有很多人生病看不起,鉴于所占比例非常高,于是印度政府制定了特殊的专利强制特许,如果买不起昂贵的 原研药 的时候,不管专利保护期有没有达到10年,都能够直接被仿制。   印度仿制药不仅

  然而,患者奥希替尼的治疗反应和疗效持续时间存在着很大的异质性,本项多中心研究从基因层面探索了异质性的可能原因。研究纳入的所有患者均通过吉因加59基因或1021Panel进行NGS测序,其中无法提供组织的82例患者使用了cfDNA(血浆游离DNA)进行基因检测。几乎所有患者在接受奥希替尼治疗前,都用过1/2代EGFR靶向药。

  回顾性数据分析显示,大部分患者都存在基因共突变,中位共突变数量为4个(0-16)。最常见的基因突变为EGFR(85例)、TP53(66例)、RB1(12例)、CTNNB1(8例)和PIK3CA(6例)。本研究探索了NSCLC患者奥希替尼耐药时的基因组突变谱,发现奥希替尼耐药性具有高度异质性,不仅在不同个体之间,在同一患者中也是如此。肿瘤精准治疗需要精准全面的检测。

  

奥拉帕利(Olaparib)是针对BRCA基因突变的药

  目前,卵巢癌、乳腺癌、胰腺癌NCCN指南均推荐有BRCA1/2突变的患者可以使用PARP抑制剂奥拉帕利进行治疗。那么, 奥拉帕利 说到底“神”在哪里?奥拉帕利是一种针对BRCA基因突变的治疗药物,是首个被FDA批准上市的PARP抑制剂类药物,通过抑制肿瘤细胞DNA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