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astin治疗卵巢癌的效果明显吗?_apremilast,卵巢癌,Avastin​

停用艾曲博帕(REVOLADE)后还能维持正常的造血功能

  免疫抑制(IST)治疗后,仍有1/4重型再障患者有全血细胞减少的表现。在过去的研究中,我们发现艾曲博帕( REVOLADE )治疗难治性再障是有效的,44%(11/25)的难治患者可以有造血的恢复。今天我们将继续报道新增加的18例患者对艾曲博帕治疗的有效性和安全

     在瑞士的一家制药巨头的罗氏公司研发治疗抗癌的药物――Avastin,Avastin已经被美国FDA所批准用于治疗后继续采用Avastin单药治疗这一模式,用于晚期(III期或IV期)卵巢癌女性患者初次手术切除后的治疗。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批准,是Avastin在横跨6种不同类型癌症方面收获的FDA第10张批文,也代表着Avastin在近4年来的第4个妇科肿瘤学适应症,包括晚期宫颈癌、铂类化疗后复发的2种卵巢癌类型。2018年7月,根据一项正在进行的Ib期癌症免疫治疗组合研究(NCT02715531)的数据,美国FDA授予了Tecentriq联合Avastin初始(一线)治疗晚期或转移性肝细胞癌(HCC)突破性药物资格(BTD)。

孟加拉仿制奥希替尼/AZD9291受肺癌患者青睐

  奥希替尼( AZD9291 )是肺癌的第三代靶向药物,可以用在那些已经经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治疗时或治疗后出现疾病进展,并且经检测确认存在EGFR T790M突变阳性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性肺癌(NSCLC)成人患者的治疗。   在

      Tecentriq属于PD-(L)1肿瘤免疫疗法,旨在与肿瘤细胞和肿瘤浸润免疫细胞上表达的一种名为PD-L1的蛋白结合,阻断其与PD-1和B7.1受体的相互作用。通过抑制PD-1,Tecentriq可以激活T细胞,该药有潜力作为癌症免疫疗法、靶向药物及各种癌症化疗的一种基础联用疗法。在美国,卵巢癌在所有妇科癌症中具有最高的死亡率。据估计,在2018年,美国将有2.2万名女性被确诊为卵巢癌,约1.4万人死于该病。大约80%的卵巢癌病例在确诊时已到晚期阶段,这意味着癌细胞已扩散到卵巢以外的其他部位。早期卵巢癌通常没有任何症状,当症状(如腹部水肿、腹胀、腹痛、难以进食或很快有饱腹感和/或频繁排尿)出现时,可能也伴随着其他较不严重的疾病,5年生存率较高。晚期卵巢癌的5年存活率大大降低。

  Avastin是属于一种血管生成治疗的抑制剂。它可以结合血管内皮生长因子来在肿瘤生命周期中的血管生成和维持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Avastin通过与VEGF直接结合来感染肿瘤的血液供应,防止其与血管细胞上的受体相互作用。肿瘤的血液供应被认为是肿瘤在体内生长和转移能力的关键。

  

依鲁替尼(Imbruvica)和泽布替尼的头对头比较

  昨日,百济神州Brukinsa(泽布替尼)与强生/艾伯维的Imbruvica( 依鲁替尼 )头对头比较的三期临床结果公布,针对的是华氏巨球蛋白血症适应症。在这次与Imbruvica头对头比较中,临床试验结果显示,Brukinsa在临床中取得了更高的深度缓解率(VGPR),并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