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列卫治疗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有效果吗?_欧丽尼,格列卫​,慢性粒细胞白血病

Avastin治疗卵巢癌的效果明显吗?

  在瑞士的一家制药巨头的罗氏公司研发治疗抗癌的药物――Avastin,Avastin已经被美国FDA所批准用于治疗后继续采用Avastin单药治疗这一模式,用于晚期(III期或IV期) 卵巢癌 女性患者初次手术切除后的治疗。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批准,是Avastin在横跨6

  格列卫耐药的问题已经被美国《时代周刊》中别成为是“抗癌战争新弹药”的特效药疗效正在慢慢减弱。格列卫耐药对于更多的患者群体来说是一个难题,因为在目前来说格列卫是他们最好的救命药。

  美国百时美施贵宝制药公司和瑞士诺华制药公司近期研制开发出两种治疗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的新药,有望弥补目前治疗该病的特效药格列卫(Gleevec)存在的耐药性缺陷。虽然尚处于药物临床二期研究阶段,而一般新药只有经过临床三期测试完毕后才能真正进入大规模应用领域,但这两种新药已因其显著的疗效而备受业界和患者瞩目。

停用艾曲博帕(REVOLADE)后还能维持正常的造血功能

  免疫抑制(IST)治疗后,仍有1/4重型再障患者有全血细胞减少的表现。在过去的研究中,我们发现艾曲博帕( REVOLADE )治疗难治性再障是有效的,44%(11/25)的难治患者可以有造血的恢复。今天我们将继续报道新增加的18例患者对艾曲博帕治疗的有效性和安全

  在我国,慢性白血病以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多见,发病率相对一致约为1-2人/10万人,主要表现为乏力、消瘦、低热、肝脾肿大及骨髓粒细胞恶性增殖,以25~50岁间发病率最高。慢粒起病缓慢,约75%~85%的慢粒患者在1~5年由稳定期转入急变期。一旦急变后,半数以上病例在3个月内死亡,仅个别病例生存期能超过1年,因此急变是慢粒的终末期表现。

  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的致病机理已经不再是个谜,西方科学家早在上世纪60年代就开始着手研究慢性粒细胞白血病。这种病的病因在于患者费城染色体会产生一种在肿瘤细胞的增殖和分裂中起着关键作用的酶,这种酶(即融合蛋白)能改变正常的细胞遗传指令、发出信号并在细胞内通过多种通路活化,导致人体内白细胞的过度增生。数据显示,当一个正常人的白细胞数量在4,000-10,000/立方毫米之间时,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的白细胞数可达这一数值的10-25倍。白细胞在数量上的显著增长是慢性白血病的特征。

  在1994年,诺华制药公司与医疗科学仪器合作研究出治疗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的特效药格列卫。格列卫是具有抑制融合蛋白的产生,甚至在分子生物学水平上使患病基因转阴,这在慢性粒细胞白血病乃至整个癌症研究和治疗领域都是前所未有的重大突破。因此早在该药尚未进入临床二期研究时,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就于1999年7月快速承认并批准格列卫用于治疗慢性急变期粒细胞白血病患者。

  

孟加拉仿制奥希替尼/AZD9291受肺癌患者青睐

  奥希替尼( AZD9291 )是肺癌的第三代靶向药物,可以用在那些已经经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治疗时或治疗后出现疾病进展,并且经检测确认存在EGFR T790M突变阳性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性肺癌(NSCLC)成人患者的治疗。   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