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P抑制剂尼拉帕利能否让所有一线卵巢癌患者获益?_曲格列汀,PARP抑制剂,尼拉帕利

丙肝病毒需要治疗吗?治疗丙肝有哪些误区?

  专家们认为,丙肝的早期发现与规范治疗,不仅有赖于医务人员提高诊疗水平,也需要广大患者的配合,特别是要走出以下认识误区:1.误认为没有症状就不要紧。很多人以为,丙肝感染后如果不出现任何的症状,就是丙肝病毒健康携带者,不需要专门的进行治疗。

  2019年的ESMO大会,卵巢癌领域备受关注,因为有三项大型III期临床试验在会议同一环节相继公布数据,被称为将进一步改变卵巢癌治疗的ESMO。这三项研究为:PAOLA-1、PRIMA和VELIA。其中PAOLA-1和VELIA为联合方案,PRIMA为单药维持治疗方案。尽管这三项研究的设计方案存在极大的不同,但却有同一个目标:PARP抑制剂维持治疗,是否能使所有一线卵巢癌患者获益?

尼拉帕利的获益人群与其它PARP抑制剂有差异吗?

   PARP抑制剂 之间获益人群是否存在差异?PAOLA-1和PRIMA研究的不同方案的疗效比较,是近期各大会议中讨论的热点,尤其是在HRD阴性人群中的疗效差异。第一,PFS差异巨大:两个研究中试验组相比对照组,均显著延长了PFS,但PAOLA-1研究中的PFS在各亚组都显

  众所周知,这三项研究入组的人群均不限制BRCA突变状态,而且均达到主要研究终点。PAOLA-1的主要研究终点为ITT人群的PFS(研究者评估),奥拉帕利+贝伐组对比安慰剂+贝伐组为22.1 vs. 16.6个月,降低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41%;PRIMA的主要研究终点为HRD人群的PFS和ITT人群的PFS(均为BICR评估),ITT人群中尼拉帕利对比安慰剂的PFS为13.8 vs. 8.2个月。

  VELIA的主要研究终点是ITT人群PFS(维利帕利治疗和序贯维持组,对比单纯化疗组),为23.5 vs. 17.3个月(研究者评估)。值得注意的是,VELIA的PFS是从开始含铂化疗时计算,而PAOLA-1和PRIMA则是含铂化疗结束后随机入组时开始计算。从这三项研究可以看出在没有限制BRCA突变状态的情况下,可以使整体入组的一线患者PFS显著延长。

  

丙肝的传播途径有哪些?详解丙肝病毒

  有不少患者朋友会问到,乙肝有乙肝疫苗,那么丙肝是否也有疫苗可以预防?目前尚无用于预防丙肝病毒感染的疫苗,丙型肝炎的预防主要依靠切断传播途径,尤其是经血传播的途径。 丙肝病毒 与乙肝病毒不同。乙肝病毒是DNA病毒,病毒基因通常比较稳定,在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