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拉非尼对我国黑色素瘤患者的益处更大_sofeni,达拉非尼,黑色素瘤

病毒性乙肝的传染的可能大吗?丙肝病毒的传播途径有哪些?

  丙肝一直都是临床上常见的传染疾病,也是较难治的一种疾病。因为在早期时段 病毒性乙肝 的病情是很隐蔽的,没有那么容易被发现。一般感染丙肝最常见的传播途径有以下几点:   01   破损皮肤和黏膜传播   对于大多数丙肝患者来说,特别常见的传播方

  BRAF突变是黑色素瘤中比较常见的一个驱动基因。目前已有三个BRAF抑制剂上市,分别是威罗菲尼、达拉非尼和encorafenib,对应也有三个MEK抑制剂,分别是考比替尼、曲美替尼、binimetib。既往研究显示,BRAF抑制剂单药的有效率在50%左右,但若与MEK抑制剂联用,获益会显著增加。

维纳妥拉(Venetoclax)的耐药原因

  众所周知基因突变是CLL靶向治疗抵抗的主要机制。为了确定 维纳妥拉 (Venetoclax)耐药的CLL患者中是否可以观察到一致的基因改变,研究人员采集了6例患者在Venetoclax治疗前和复发时淋巴瘤样本(包含3例血样、2例骨髓及1例淋巴结)的DNA进行了全外显子组

  东亚人群和高加索人群黑色素瘤的分型存在显著差异。高加索人群主要是皮肤黑色素瘤,而东亚人群多为肢端、黏膜黑色素瘤。不同分型黑色素瘤的生物学行为截然不同,BRAF突变率亦存在差异,因此东亚人群与高加索人群对免疫治疗、靶向治疗的疗效可能存在差异。2018年SMR年会报道达拉非尼 + 曲美替尼治疗东亚患者的相关研究结果,ORR达到61%,与国际数据类似,但中位PFS 7.9个月短于国外研究数据。

  究其原因,可能由于中国研究入组患者多为后线治疗,其中二线及以上比例达到84%;且PS评分≥1分的患者占65%,而国外同类研究入组患者均为一线治疗,PS评分0分的患者约占70%。另外可能还与人种、突变亚型相关。随访仍在继续,2019年更新的数据显示,ORR达到65.9%,PFS达到10.3个月,与国外研究数据相仿。而由于中国研究入组患者基线状况较国外研究差,提示中国患者可能从达拉非尼 + 曲美替尼的联合方案获益同样甚至更多。

  

维奈托克(Venetoclax)治疗MM有哪些进展?

  维奈托克( Venetoclax )作为可口服的B细胞淋巴瘤因子-2(BCL-2)抑制剂,成为血液系统肿瘤治疗领域的研究热点。那么Venetoclax治疗多发性骨髓瘤(MM)有哪些进展呢?研究者Jonathan L. Kaufman等报告了一项1/2期开放标签临床研究,证实了Venetoclax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