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博西尼(Ibrance)是CDK4/6抑制剂的领头羊_parcini,帕博西尼,Ibrance

索坦/舒尼替尼可以适用于以下的疾病

   索坦 可以适用于以下的疾病:1、经过了甲磺酸伊马替尼治疗但是却失败了或者是不能耐受的胃肠间质瘤(GIST);2、不能手术的晚期肾细胞癌(RCC);3、不可切除的,转移性高分化进展期胰腺神经内分泌瘤(pNET)成年患者。实验数据显示,对于63例既往细胞因子治疗

  在绝经后乳腺癌患者中,有60%的患者为HER2阴性、HR阳性,CDK4/6抑制剂是这个市场的一个关键新产品。CDK4/6个很老的靶点,辉瑞的帕博西尼(Ibrance)早在2001年就合成了,但直到2009年才进入二期临床,中间经历了很多重磅药物都经历过的沟沟坎坎。CDK4/6抑制剂早期没得到重视因为当时这个机理与其它众多抗癌靶点比在临床前没有显示太大优势。

哪些晚期乳腺癌患者应首选内分泌治疗?

  为何激素受体阳性 晚期乳腺癌 ,应首选内分泌治疗?激素受体阳性的晚期乳腺癌的治疗方法有两种:内分泌治疗和化疗。目前,国际国内指南,包括ASCO、NCCN、ABC4、CSCO和CBCS指南都指出,激素受体阳性,HER-2阴性晚期患者一线首选内分泌治疗,除广泛内脏转

  帕博西尼第一个上市与来曲唑联用用于HER2阴性、HR阳性人群一线、与氟维司群联用用于二线治疗,成为这个机理的领头羊。但到目前为止帕博西尼只显示能显著延长PFS、在几个二、三临床试验中均错过OS终点,去年在同样二线人群与氟维司群联用的PALOMA-3试验中以微小差距错过统计显著区分。最近Kisqali和Verzenio先后在绝经前、绝经后人群显示生存优势可能改善支付部门对这类新药的态度。

  尽管老大哥帕博西尼是唯一没有OS优势的CDK4/6抑制剂,但目前仍占有这个市场的大部分份额。上个季度Ibrance销售达到12.6亿美元,而Kisqali和Verzenio都只有1亿多一点,显示了首创药物在竞争中的重要优势。但是现在支付部门对价值的要求日益增加,凭借OS数据、都将肿瘤作为核心业务的诺华和礼来将开始蚕食辉瑞在CDK4/6的领地。

  

怎么吃爱博新/哌柏西利副作用小?

  目前, 爱博新 (哌柏西利)是国内唯一上市的CDK4/6抑制剂。从临床应用看,哌柏西利安全性好,毒副作用可控。在使用过程中,采用125 mg剂量,患者的骨髓抑制比较明显,大概70%以上的患者都进行了剂量调整。如果起始剂量为100 mg,可能患者的耐受性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