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列卫是用于治疗慢性粒白血病的靶向药物_泊马度胺,格列卫,慢性粒白血病

铂敏感是否更适合作为预测PARP抑制剂奥拉帕利疗效的指标?

  目前3种PARP抑制剂治疗复发卵巢癌的适应证均以“铂敏感”为指征。在Study19、NOVA研究和ARIEL3研究中, 奥拉帕利 、尼拉帕尼和雷卡帕尼均使铂敏感复发卵巢癌患者显著获益,而不仅仅局限在BRCA1/2突变或HRD的患者。那铂敏感是否更适合作为预测PARP抑制剂

  格列卫是随着《我不是药神》这不电影火起来的,因为格列卫是用于治疗慢性粒白血病的靶向药物。格列卫是一种伟大的药物是第一个分子靶向抗癌药,可以将患者的5年生存率从50%提升至90%以上。格列卫是在2001年期间才进入到中国。但是格列卫的价格很昂贵。

  《我不是药神》根据真实新闻事件改编,原型陆勇也是一名慢粒白血病患者,家住江苏无锡,是一家针织外贸厂的老板,本来家境殷实,吃了两年,就花了近70万元,以他的家境也撑不住了。后来陆勇在印度有格列卫的仿制药,只要4000元,后来降到了200元一盒,而且疗效和正版药一样。

  那么正版的格列卫为何那么贵呢?

印度仿制药奥希替尼不是假药

   奥希替尼 最开始在我国上市的价格异常的高,对于普通的家庭来说,每个月需要这么多的治疗费用来治疗是不现实的,再加上靶向药治疗属于长期的过程,很多可以服用奥希替尼的患者大部分都是一代药物耐药,也就是说患者已经在前期就承担了特别多的治疗费用

  1、首先这种药研发成本很高,诺华公司耗费了十几年,足足投入了50亿美元,直到2001年――才制造出了格列卫。2002年,格列卫进入中国。你知道研发一款抗癌靶向药有多花钱吗?研发格列卫的诺华公司,20年投入了836亿美元,才研发出了21款新药,平均每款药的研发费用近40亿美元。

  2、当时在中国大陆,还会针对进口药征收3%-6%不等的关税,以及17%的增值税。此外,还有15%的医院加价,以及20%的流转费用。而在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家,药品的增值税为0。

  3、根据人民网在2015年初的调查显示,格列卫原研药在中国大陆的零售价格为全世界最高。有媒体做过调查统计:

  在之前有消息说道,格列卫已经纳入到医保目录了,另一个就是在2007年期间的时候,中国已经开始推行药物零加成政策,但即使这样,我们就一定吃的起比黄金还贵的格列卫吗?取消了医院几十年来实行的15%药物加价制度。但这个政策影响的主要是国产药物,而非进口药。许多进口药都已进入医院自费药房,而自费药房不受政策约束,依然可以保持15%的加价。

  

利普卓/奥拉帕利的使用范围

  在今年的ESMO年会上,PARP抑制剂 利普卓 (奥拉帕利)两项重要III期试验结果公布,治疗卵巢癌和前列腺癌双双告捷!算上胰腺癌治疗突破,可谓是喜讯三连发啊。奥拉帕利是第一个正式上市的PARP抑制剂,它在2014年获批用于携带BRCA1/2突变卵巢癌患者的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