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格列汀_奥希替尼(Tagrisso)一线治疗耐药后有哪些组合疗法可以尝试?,奥希替尼,Tagrisso

阿法替尼联合西妥昔单抗可延迟一代TKI的获得性耐药

  在肺癌中,EGFR是最常见的一种基因突变,对于存在此类突变的患者,常常采用EGFR-TKI靶向治疗,但EGFR-TKIs(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在EGFR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中具有活性,但不可避免地会产生耐药性。 阿法替尼 和西妥昔单抗联合疗法,曾被证明

  说起奥希替尼(Tagrisso),相信很多人都知道,特别是肺癌患者。奥希替尼临床疗效确切、副作用小、不仅可用于一线,还可用于一线治疗进展后存在T790M突变的患者,并且还有很强的入脑能力,就算是患者出现脑转移,奥希替尼也可发挥抗肿瘤作用。但靶向药都会耐药,那奥希替尼一线治疗耐药后,该怎么办?有哪些组合疗法可以尝试?免疫疗法是否有作用?

  根据2018年ESMO大会上提供了数据,奥希替尼耐药基本上存在2种机制。一种是获得性EGFR突变,最常见的是C797S,其次是MET突变。首选确定奥希替尼耐药的机制,目前的研究发现它比第一代和第二代EGFR 靶向药的耐药更加异质。在一、二代靶向药耐药,60%的患者发生了T790M突变,可以选用奥希替尼。目前,患者在一线使用奥希替尼进展后,治疗策略仍然需要依赖铂类为基础的双联化疗。然而,有许多临床试验正在研究针对已发现的耐药机制的组合治疗方案。

  奥希替尼(Tagrisso)耐药后有哪些组合疗法可尝试?其中一个有趣的组合是EGFR靶向药联合EGFR单克隆抗体。实际上,在我们在二线环境中使用奥希替尼之前,这是一个很有前景的治疗手段。因此,对于使用厄洛替尼或吉非替尼治疗后进展的患者,无论是否有T790M突变,采用这种组合疗法,我们都看到了应答。免疫疗法尚未成为EGFR突变肺癌中取得可喜的成绩,但它在特定患者群体中发挥了作用。在奥希替尼治疗进展时,除了进行基因检测寻找其他基因突变外,还需要对患者进行组织活检。因为奥希替尼治耐药的发生机制也包括组织学转化,例如转化为鳞状肺癌和小细胞肺癌。

  

吉三代/伊柯鲁沙治疗特殊丙肝患者的有效率如何?

  吉三代( 伊柯鲁沙 )的抗丙肝病毒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已经通过ASTRAL-1、ASTRAL-2、ASTRAL-3、ASTRAL-4和ASTRAL-5等数个3期临床研究得到证实。2018年的WHO指南或者2018 EASL指南也都将吉三代作为推荐方案之一用于丙肝治疗。那么对于特殊的丙肝患者来说,吉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