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emilast_泰瑞沙(Tagrisso)是目前治疗肺癌患者的最佳方案之一,泰瑞沙,Tagrisso

哪些指标可预测吡咯替尼对转移性乳腺癌的疗效?

  众所周知,检测血液循环的肿瘤DNA可以取代肿瘤活检,反映肿瘤动态变化,而肿瘤动态变化与转移性乳腺癌治疗结局密切相关。不过,通过检测循环肿瘤DNA检测分析肿瘤动态变化能否预测转移性乳腺癌治疗结局尚不明确。2019年6月26日,国际抗癌联盟《国际癌症杂

  第一代和第二代EGFR抑制剂,都面临了同样的耐药性问题――据估计,在接受EGFR抑制剂治疗后,大约50%的患者会出现EGFR T790M突变,导致药物失效。面对这一难题,由阿斯利康带来的第三代EGFR抑制剂Tagrisso(osimertinib,泰瑞沙)是我们的最佳应对方案之一:在带有EGFR突变的初治患者群体中,这款疗法的中位PFS为18.9个月,几乎是第一代EGFR抑制剂数据的2倍(10.2个月)。在OS上,这款重磅疗法也已显示出了积极的趋势。刚刚过去的ASCO大会上,阿斯利康利用数学模型,预测在EGFR突变阳性的非小细胞肺癌中,osimertinib有望使患者的5年生存率达到31.1%,较对照组翻倍!这一完整数据有望在今年晚些时候公布。

  EGFR抑制剂只是靶向疗法时代的一个开端。随着人类对肺癌病理的不断探索,越来越多的创新疗法逐渐浮出水面,针对不同的病因进行精准治疗。譬如在非小细胞肺癌中,大约有5%的患者带有ALK基因重排变异。这一比例虽然不高,但却多发于不抽烟的患者。在他们体内,异常的ALK蛋白会导致细胞不断生长,诱发肺癌。面对这一突变,新药研发人员们同样带来了多代不同的疗法:辉瑞的Xalkori(crizotinib,赛可瑞);诺华的Zykadia(ceritinib,赞可达),罗氏的Alecensa(alectinib,安圣莎),武田的Alunbrig(brigatinib);以及辉瑞的Lorbrena(lorlatinib),就分属三代不同的ALK抑制剂。以最新得到FDA加速批准的Lorbrena为例,它不仅能治疗对其他ALK抑制剂产生耐药的患者,还可以穿透血脑屏障。总体来看,Lorbrena能带来48%的缓解率(ORR)。

  在另一些约占总数3%的肺癌患者中,会出现BRAF基因变异。针对这一病因,由诺华带来的Tafinlar(dabrafenib)和Mekinist(trametinib)联合疗法也已于2017年获批,治疗带有BRAF V600E突变的癌症患者。在这一患者群体中,该联合疗法的缓解率可超过60%。

  更多新闻请您访问 肿瘤  https://www.kangantu.com/

安维汀(Avastin)与雷莫芦单抗(Cyramza)等抗体治疗肺癌疗效好吗?

  目前还有多款获批疗法靶向的是常见的VEGFR靶点。其中的典型案例为罗氏的Avastin(bevacizumab, 安维汀 ),礼来的 雷莫芦单抗 Cyramza(ramucirumab),以及正大天晴的福可维(anlotinib)。近几年,横空出世的抗PD-1/PD-L1免疫疗法也在肺癌治疗上大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