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希替尼_奥希替尼(AZD9291)除了能解决T790M突变还能扮演一代TKI,奥希替尼,AZD9291

雷莫芦单抗副作用有哪些?该如何处理?

  在RAISE研究报告中,雷莫芦单抗组发生3级AEs更多见,但4级AEs、3级腹泻和疲劳并无显著差异。雷莫芦单抗与化疗联合增加中性粒细胞减少、血小板减少、高血压、出血、血栓事件、蛋白尿发生率,多数副作用经剂量调整和支持治疗可控。那么针对以上 雷莫芦单抗

  EGFR 是非小细胞肺癌(NSCLC)最常见的突变驱动基因,我国30%以上的肺癌患者存在此突变,对于有此突变的患者,各大指南推荐优先奥希替尼治疗。三代EGFR抑制剂奥希替尼(AZD9291)除了能够解决T790M突变耐药突变的情况;还能靶向EGFR基因突变(包括18,19,21突变),扮演一代抑制剂的角色;同时奥希替尼具有更好的选择性,对野生型的EGFR蛋白作用弱,皮疹等副作用更小;最为关键的是,它还对于脑转移有效。

  市场表现来看,一代EGFR抑制剂市场由于吉非替尼和盐酸厄洛替尼专利到期导致竞争加剧,略显疲态,不复当年之勇。全球最为畅销的盐酸厄洛替尼连年下跌,2018年更是大跌36%,销售额仅为5.49亿美元;在中国销售最佳的吉非替尼目前来看冲击不大;贝达的埃克替尼在几次价格调整后,2018年稍有回暖,不过随着国内仿制药相继上市,增长也难以为继。2018年9月批准上市的达克替尼无疑凭借其临床疗效的优势,显著提高了PFS(14.7 vs. 9.2个月),也是目前首个显著提高OS的抑制剂 (34.1 vs. 26.8个月),有望取代一代抑制剂的一线治疗地位。

  凭借多个大规模III期临床试验的优秀数据,三代抑制剂奥希替尼(AZD9291)已经成为了一线用药的首选。疗效上的优势、竞争者的缺乏、一线用药的首选,奥希替尼在未来数年间将保持高速增幅。根据Evaluate Pharma公司的预测,奥希替尼有望在2024年跻身肿瘤药物TOP10榜单,拿下近40亿美元的佳绩。

  

靶向药物奥希替尼治疗非小细胞肺癌会耐药吗?

  随着 靶向药物 和免疫药物的开发以及在癌症中的成功应用,肿瘤患者的治疗选择不再只是化疗。因此在现实世界中,患者为避免化疗带来的治疗痛苦,纷纷都把希望寄托在靶向药物或免疫药物等治疗方式。   在中国肺癌患者中,EGFR突变占比50.3%,远高于欧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