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妥昔单抗与曲妥珠单抗是罗氏旗下的重磅单克隆抗体_瑞戈非尼,利妥昔单抗,曲妥珠单抗

奥希替尼(AZD9291)除了能解决T790M突变还能扮演一代TKI

  EGFR 是非小细胞肺癌(NSCLC)最常见的突变驱动基因,我国30%以上的肺癌患者存在此突变,对于有此突变的患者,各大指南推荐优先奥希替尼治疗。三代EGFR抑制剂奥希替尼( AZD9291 )除了能够解决T790M突变耐药突变的情况;还能靶向EGFR基因突变(包括18,

  曲妥珠单抗,作为罗氏三大单抗之首的曲妥珠单抗,2018年实现营收70亿美元,在乳腺癌领域,曲妥珠单抗是乳腺癌药物市场的标杆,为了持续提高临床治疗标准和竞争门槛,罗氏另外的帕妥珠单抗和ado-曲妥珠单抗三个乳腺癌药物共同占领乳腺癌的市场,帕妥珠单抗2018年也实现20亿美元的营收,ado-曲妥珠单抗2018年实现10亿美元的营收,三个乳腺癌的药物总和已经实现100亿美元的营收,为乳腺癌的市场打下来坚实的壁垒。不过受生物类似药上市的影响,曲妥珠单抗在欧洲的收入下降16%。随着曲妥珠单抗增长陷入停滞,帕妥珠单抗和ado-曲妥珠单抗凭借稳定的高增长,接棒成为罗氏乳腺癌领域新王者。

  利妥昔单抗,2018年全球收入下滑8%,实现销售收入67亿美元。作为淋巴癌的主要产品,利妥西单抗也面临生物类似药的竞争,罗氏针对淋巴癌领域又开发了奥滨尤托珠单抗,奥滨尤托珠单抗作为利妥昔单抗的升级产品,被认为在淋巴癌领域优于利妥西单抗,2018年增幅达到40%,也实现了4亿美元的营收。罗氏希望用奥滨尤托珠单抗弥补利妥西单抗的下滑,这2个产品现在年营收超过70亿美元。

  贝伐珠单抗,罗氏的当家产品贝伐珠单抗适应症最为广泛,主要用于肺癌,卵巢癌,肾癌等大病种的治疗,2018年贝伐珠单抗实现营收68亿美元,并且还在小幅增长。T药,作为罗氏PD-1的核心产品,除了Opdivo还有默沙东的Keytruda,罗氏的Tecentruq(T药)被认为可以和O药和K药竞争的PD-1产品,预计T药的峰值可以达到50亿美元。2018年罗氏的T药已经完成10亿美金,并且增幅达到60%

  更多新闻请您访问 肿瘤  https://www.kangantu.com/

雷莫芦单抗副作用有哪些?该如何处理?

  在RAISE研究报告中,雷莫芦单抗组发生3级AEs更多见,但4级AEs、3级腹泻和疲劳并无显著差异。雷莫芦单抗与化疗联合增加中性粒细胞减少、血小板减少、高血压、出血、血栓事件、蛋白尿发生率,多数副作用经剂量调整和支持治疗可控。那么针对以上 雷莫芦单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