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诺_贝伐单抗与西妥昔单抗可以治疗不同类型的结直肠癌,贝伐单抗,西妥昔单抗

韦立得(TAF)让乙肝患者距离治愈乙肝又近了一步

  乙肝新药 韦立得 (TAF)虽然不能真正治愈乙肝,但不能不承认它可让患者实现临床转阴,而临床转阴也是被称之为现有很好的治疗效果了。所以韦立得在还未上市前就受到了广大患者的关注。那到底此款抗病毒治疗乙肝药效是怎样的呢?一起来详细了解一下吧。乙

  原发肿瘤部位的生物学和临床意义改变了mCRC患者的治疗方法。 结肠的胚胎起源分为两部分,其中近端(右侧)来自中肠,远端 (左侧)来自后肠。不同肿瘤部位的mCRC患者治疗的不同临床效果在先前的临床试验已被报道。E2290 试验研究了5-FU与亚叶酸联合使用疗效,发现左侧原发的mCRC患者比右侧的患者有更长的中位总生存期(OS)(15.8 vs 10.9个月,p<0.001)。

  NCIC CO.17,AVF2107g,PROVETTA和NO16966的临床试验还显示左测原发CRC比右侧原发有实质性的生存获益。然而,这些试验都没有比较对VEGF靶向治疗和EGFR靶向治疗的影响。

  从CALGB / SWOG 80405,FIRE-3和CRYSTAL回顾数据中发现了原发肿瘤部位改变临床实践的证据。这些研究将右侧定义从盲肠到肝脏,左侧定义为直肠到脾脏。在CALGB / SWOG 80405的RAS野生型队列中,研究人员发现左侧原发患者相比右侧有更好的OS(33.3 vs19.4个月,HR 1.55, p<0.0001)。他们还发现了原发肿瘤的部位能预测对生物治疗的反应,西妥昔单抗治疗患者中左侧原发肿瘤患者比右侧原发肿瘤的OS增加了19.3个月(36vs16.7个月,HR1.87,p<0.0001)。类似的,接受贝伐单抗治疗的左侧原发患者比右侧也更好的获益,不过差别并不那么显著(31.4 vs. 24.2个月,HR1.32,p<0.01)。也有部分研究发现了左侧原发用西妥昔单抗(log rank p=0.04)和右侧原发使用贝伐单抗(p=0.03)的优势。

  最近对来自CRYSTAL和FIRE-3的试验的RAS-WT的mCRC患者进行了非汇总分析也发现了原发部分对于患者预后的预测效果。类似CALGB / SWOG 80405,接受抗EGFR治疗的患者中,左侧原发的患者有更好的药物反应率和更优的PFS和OS。这些结果为患者的治疗提供了一些临床依据, 即左侧原发mCRC一线治疗联合使用抗EGFR治疗和化疗,右侧原发癌患者使用贝伐单抗联合化疗。多因素分析有趣地发现BRAF的突变为状态独立的预测变量,提示右侧疾病患者的预后不佳不能仅归因于BRAF激活突变。

  更多新闻请您访问 肿瘤  https://www.kangantu.com/

为何恩替卡韦和TDF大降价患者还要选择替诺福韦二代(TAF)?

  乙肝新药TAF今年在国内上市了,自此和恩替卡韦、替诺福韦同为慢性乙肝患者的一线用药,并得到了各大乙肝防治指南的推荐。为何TAF一经上市,就能被各大指南推荐为慢性乙肝患者一线首选用药呢?TAF,国内名韦立得,因为是替诺福韦的升级版,又被称为 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