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期肠癌患者的主要疗法是BRAF抑制剂联合EGFR单抗_bolemide,晚期肠癌,EGFR单抗​

美罗华/利妥昔单抗治疗IRNS时的用法用量

  利妥昔单抗( 美罗华 )是一种特异性针对B细胞表面抗原CD20的人鼠嵌合型单克隆抗体,近些年逐渐开始用于IRNS的治疗。利妥昔单抗应用在治疗原发性难治性肾病综合征(IRNS)的初始剂量多参照B细胞淋巴瘤及其他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治疗策略,常见的有以下几种

  NCCN指南2019年第一次更新中,关于晚期肠癌治疗更新最大的就是有关BRAF突变的问题。此更新包含了两方面内容,第一个是NCCN指南第一次将BRAF状态作为EGFR单抗的一个疗效预测指标来使用。BRAF突变是一个已达成共识的预后预测指标,但在此之前,NCCN指南中关于BRAF突变的患者是否应该使用EGFR抑制剂一直存在争议,也就是没有认可BRAF的疗效预测价值。

  在2019年以前,NCCN都认为BRAF突变是一个预后因素,而不能根据BRAF突变来判断是否使用EGFR单抗。因为在BRAF突变的患者中使用EGFR单抗还是能够带来一些获益的,只是以往的研究认为获益比较小。后来指南逐渐用一种越来越谨慎的口吻来阐述,“BRAF突变的患者不太可能从EGFR单抗的治疗中获益”,到了今年终于正式将其作为一个疗效预测指标来使用。2019年V1版NCCN指南更新,一线EGFR单抗的使用条件限制就从以前的“左半RAS野生型”更新为“左半RAS/BRAF双野生型”。究其原因,主要是越来越多的数据表明BRAF突变的患者单独使用EGFR单抗,获益甚微。

  第二个更新则是BRAF突变型晚期肠癌后线治疗全面精准化,BRAF抑制剂联合EGFR单抗是核心。这是最近几年业界在精准医学道路上取得的众多成绩对临床实践的改变,对BRAF突变的患者有了更好的治疗方法,即使用以BRAF抑制剂为核心的联合治疗,如BRAF抑制剂+EGFR单抗或BRAF抑制剂+MEK抑制剂+EGFR单抗的治疗。

  更多新闻请您访问 肿瘤  https://www.kangantu.com/

伊马替尼与尼罗替尼相比治疗慢粒患者哪个疗效好?

  慢性髓性白血病( C h r o n i c Myelogenous Leukemia, CML)是白血病四种主要类型之一,占成人白血病的15%,是骨髓造血干细胞克隆性增殖形成的恶性肿瘤,其主要遗传特征是费城染色体阳性(Ph+)。CML全球发病率约1.6-2/10万,我国CML的年发病率约为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