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杂鲁胺_使用替诺福韦治疗慢乙肝不会出现普遍耐药情况,替诺福韦,慢乙肝

晚期肠癌患者的主要疗法是BRAF抑制剂联合EGFR单抗

  NCCN指南2019年第一次更新中,关于 晚期肠癌 治疗更新最大的就是有关BRAF突变的问题。此更新包含了两方面内容,第一个是NCCN指南第一次将BRAF状态作为EGFR单抗的一个疗效预测指标来使用。BRAF突变是一个已达成共识的预后预测指标,但在此之前,NCCN指南

  2019年3月,韩国科学家发表了一篇有关乙肝患者的替诺福韦耐药问题的文章。文章发现了一种四重突变,它来自在替诺福韦治疗期间经历病毒突破的两名患者。也就是说,乙肝患者在使用某一种核苷类药物进行抗病毒治疗的过程中,发现乙肝病毒DNA不降反升,就说明患者对该种药物产生了耐药。目前我们的乙肝一线抗病毒药,如恩替卡韦、替诺福韦和替诺二代TAF,之前的公认说法是没有发现耐药变异点。也就是说,使用这几种乙肝药物进行抗病毒,一般不会出现耐药变异、从而药效不佳的情况。那么,韩国科学家团队的此项研究发现是否意味着替诺福韦存在普遍的耐药问题?那还应该推荐乙肝患者使用替诺福韦进行抗病毒治疗吗?


  其实早在2017年,首尔国立大学医学院就首次报道了这两例对替诺耐药的慢乙肝患者,这是世界上首次报道有患者对替诺表现出耐药。研究中的两位患者曾接受过多种药物治疗,如拉米夫定和恩替卡韦并对这些药均已表现出耐药性,于是采用了最强的抗病毒药物联合用药――恩替卡韦联合替诺福韦。甚至这种最强的联合用药都没起作用,并检测出了四个耐药位点。这项发现实在令人担忧,因为国际指南推荐两种核苷类药物NAs(替诺福韦和恩替卡韦)用于慢性乙型肝炎的一线治疗,主要就是因为它们抗病毒效果好和耐药屏障高。

  那乙肝患者应该停止使用替诺福韦进行抗病毒吗?不是!这项研究提示科学家虽然在过去十年中替诺福韦在治疗慢性HBV感染患者方面非常成功,但必须考虑其或许耐药性的风险。该研究中的耐药也是极具个体代表性的,它不能代表大众的结果。同时我们不需要恐惧,这种对个例的分析有助于科学家对于病毒和抗病毒药物的研究,同时完善现有治疗方案使得用药更加严谨。总的来说,即使出现极个别耐药个体,但是替诺福韦不会出现普遍的耐药情况。

  

美罗华/利妥昔单抗治疗IRNS时的用法用量

  利妥昔单抗( 美罗华 )是一种特异性针对B细胞表面抗原CD20的人鼠嵌合型单克隆抗体,近些年逐渐开始用于IRNS的治疗。利妥昔单抗应用在治疗原发性难治性肾病综合征(IRNS)的初始剂量多参照B细胞淋巴瘤及其他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治疗策略,常见的有以下几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