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曲唑片与哌柏西利联用中位无进展生存期可达24.8个月_trelagliptin,哌柏西利,来曲唑片

使用替诺福韦治疗慢乙肝不会出现普遍耐药情况

  2019年3月,韩国科学家发表了一篇有关 慢乙肝 患者的替诺福韦耐药问题的文章。文章发现了一种四重突变,它来自在替诺福韦治疗期间经历病毒突破的两名患者。也就是说,乙肝患者在使用某一种核苷类药物进行抗病毒治疗的过程中,发现乙肝病毒DNA不降反升,

  女性第一高发的乳腺癌临床分类,多为Luminal A型, HR+/HER2-乳腺癌,占比60%,对激素药物有效。最初,抗雌激素(他莫昔芬)或芳香化酶抑制剂(来曲唑片)一直是此类乳腺癌一线用药的金标准,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14.5个月。而在后续临床研究发现,这类乳腺癌与细胞周期关键调节因子-周期蛋白依赖性激酶4和6(CDK4/6)有关。在ER+乳腺癌中,CDK4/6会过度表达,导致细胞增殖失控,进而演变成恶性肿瘤。

  第一个CDK4/6抑制剂哌柏西利联合来曲唑,能够显著延长患者的生存期,中位无进展生存期长达24.8月,有了近十个月的提升,因此哌柏西利也成为了近十年乳腺癌治疗的唯一的突破。市场表现来看,2015年上市的哌柏西利短短四年时间就跻身一线肿瘤行列,拿下了41亿美元的成绩。临床疗效的显著优势、更多数目的乳腺癌患者,业界也对哌柏西利的未来充满了期待,哌柏西利有望在未来数年超过曲妥珠单抗,成为最畅销的乳腺癌药物。

  大家都知道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的一线治疗,以往内分泌治疗优先,但临床实践中由于患者的肿瘤负荷、耐药性的存在等,很多时候临床医生并没有选择内分泌治疗,而选择了化疗。当然这也跟国内可选择的内分泌药物种类比较少有关,至少在2012年之前只有AI和三苯氧胺。CDK抑制剂上市以后,我们发现很多以往选择化疗的病人使用CDK抑制剂,且非常有效,一线的PFS超过了两年,二线也接近一年半,PFS在延长,所以我们可以更大胆一点的对晚期一线二线的病人进行内分泌优先的治疗。

  

晚期肠癌患者的主要疗法是BRAF抑制剂联合EGFR单抗

  NCCN指南2019年第一次更新中,关于 晚期肠癌 治疗更新最大的就是有关BRAF突变的问题。此更新包含了两方面内容,第一个是NCCN指南第一次将BRAF状态作为EGFR单抗的一个疗效预测指标来使用。BRAF突变是一个已达成共识的预后预测指标,但在此之前,NCCN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