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ntok_曲妥珠单抗能使哪些乳腺癌患者达到病理完全缓解?,曲妥珠单抗,乳腺癌

avastin/贝伐单抗治疗GBM的疗效如何?哪些情况下需要停药?

  Avastin( 贝伐单抗 )于2004年获得美国FDA的批准,是美国第一个获得批准上市的抑制肿瘤血管生成的药,主要用于转移性结直肠癌,晚期、转移性或复发性非小细胞肺癌的治疗。2009年美国FDA批准Avastin用于复发胶质母细胞瘤(GBM)的治疗。血管生成是GBM的重

  2019年版用于抗HER2治疗的药物除曲妥珠单抗,还有帕妥珠单抗、拉帕替尼、来那替尼、T-DM1,因此在具有更多选择之后对于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的(新)辅助治疗应合理选择,为每一位早期乳腺癌患者定制一个个体化的用药方案。2019年ESMO乳腺癌诊疗指南推荐其他抗HER2药物应在何时应用呢?对于拉帕替尼,从新辅助治疗的NEOALTTO试验到辅助治疗的ALTTO试验均显示拉帕替尼能够提高pCR率,但提高的pCR率并不能转化为生存获益,即拉帕替尼在(新)辅助治疗阶段证据不够充分,因此国外指南临床(新)辅助治疗并不推荐。

  而曲妥珠单抗+帕妥珠单抗相关的临床试验从NEOSPHARE研究到APHINITY研究提高pCR率的同时,能够转化为生存优势,因此乳腺癌(新)辅助治疗阶段推荐应用。在新辅助治疗阶段,一般选择双靶方案的患者在辅助治疗阶段仍推荐继续使用双靶方案。另外,来那替尼相关临床试验显示,对于已经完成1年曲妥珠单抗辅助治疗的激素受体阳性患者,在既往(新)辅助治疗阶段未使用过曲妥珠单抗+帕妥珠单抗双靶方案的情况下可以考虑选择1年辅助治疗。

  对于肿瘤直径≥2cm的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患者,推荐进行新辅助治疗,若患者通过曲妥珠单抗+帕妥珠单抗双靶或单靶新辅助治疗能够达到病理完全缓解(pCR),那么双靶病人辅助治疗阶段推荐继续完成1年曲妥珠单抗+帕妥珠单抗双靶或单靶病人继续完成1年单靶治疗。而新辅助治疗未达到pCR的患者,目前Ⅰ类高级别循证医学证据(KATHERINE研究)显示,使用T-DM1能够降低乳腺癌复发转移风险达50%。因此,新辅助治疗能够为患者提供药物敏感信息。

  

九价HPV疫苗即将更换全新的防伪包装

  疫苗造假事件层出不穷,人们对于疫苗开始产生不信任,对此, HPV疫苗 的新包装即将上市,包含药品追溯码与热稳定标签。追溯码用来查询疫苗溯源信息辨别真伪,而热稳定标签则以颜色来判断疫苗是否变质。疫苗造假事件层出不穷,就2019年4月以来,HPV九价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