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期非小细胞肺癌靶向药物奥西替尼可以治疗哪些突变?_sofosbuvir+velpatasvir,晚期非小细胞肺癌,奥西替尼

吉非替尼与埃克替尼是同类型的靶向治疗药物吗?

  EGFR-TKI是目前治疗EGFR突变阳性NSCLC患者的最有效药物,截止目前EGFR-TKI已开发至第三代。其中2015年上市的三代EGFR-TKI奥希替尼以其优异的临床疗效已是EGFR突变NSCLC一线治疗的新标准。    吉非替尼 是第一代TKI,可选择性抑制EGFR酪氨酸激酶的活性

  肺癌是中国和世界范围发病率最高的癌症,目前我国肺癌年增长率高达26.9%。据统计,2015年中国新发肺癌病例约73.3万人,肺癌早期筛查的方法为低剂量螺旋CT,尽管与胸片相比,高危人群经低剂量螺旋CT筛查后的肺癌相关病死率降低了20%,但由于初诊时多为肺癌晚期,5年生存率仅20%左右,整个肺癌领域尚存在较大的临床需求未被满足。

  肺癌的组织病理学分类较复杂,其中小细胞癌除外的亚型由于特点及治疗方法存在共性统称为非小细胞癌(NSCLC);而在2015年73.3万肺癌患者中约有58.7万(80%)为非小细胞癌,随着靶向治疗的发展,肺癌的分子分型越来越重要,肺癌中常见的基因分型包括EGFR突变、ALK重排及ROS1融合等,其中占比最多的EGFR突变患者约为21万。

  近十年来,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药物发展主要集中在小分子靶向药及免疫治疗,美国国立综合癌症网络目前推荐检测的NSCLC生物标志物主要为:EGFR突变、ALK重排、ROS1重排、BRAF突变等。而其他标志物如HER2、MET扩增等相关靶向药尚在临床研究。

  目前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经历了三代的发展。第一代包括吉非替尼、厄洛替尼等。它们可逆地与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结合,并与三磷酸腺苷(ATP)竞争性抑制表皮生长因子受体的激活。然而,随着第二代和第三代的出现,第一代TKI逐渐被取代。第二代TKI是对第一代的改进。其特点是与表皮生长因子受体不可逆结合,减少药物脱靶的风险,从而延缓疾病进展。但这是一把双刃剑。它也会导致严重的副作用如腹泻、皮疹等不耐受等,而以奥西替尼为代表的第三代TKI已经纠正了这些缺点,并显著降低了副作用,为 T790M 耐药突变的解决方案。

  更多新闻请您访问 肿瘤  https://www.kangantu.com/

阿来替尼与克唑替尼相比治疗ALK阳性肺癌哪个好?

  目前,全球范围来看已有五个ALK-TKI上市,但国内各个ALK-TKI上市较晚, 克唑替尼 于2013年最早在国内上市,是第一个被批准用于ALK阳性NSCLC小分子靶向药。直到2018年10月才纳入医保, 阿来替尼 由于疗效显著,2015年上市后销售额激增,2018财年销售额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