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希替尼联合贝伐单抗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疗效怎么样?_恩杂鲁胺,奥希替尼,贝伐单抗

乙肝抗体会被乙肝病毒消耗掉吗?

  许多乙肝妈妈(或乙肝爸爸)对宝宝的 乙肝抗体 还存在许多误区。一位乙肝妈妈问:“我的宝宝1岁时检查,乙肝抗体大于1000(mIU/ml),但2岁时检查后发现,抗体仅剩400多了。如果照这个速度下降,那不是很快就降没了吗?太可怕了!我们是不是要每年复查一

  FLAURA研究已经公布的研究结果显示,奥希替尼相较于厄洛替尼一线治疗EGFR突变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可有效延长患者无进展生存期(PFS)。而基于NEJ026研究中采用贝伐单抗联合厄洛替尼方案的PFS获益要好于单独使用厄洛替尼方案(16个月vs.10个月,HR 0.41)的背景,FLAURA Ⅰ期研究亦证实了奥希替尼联合贝伐单抗相较于奥希替尼单药治疗有增效作用。为进一步评估奥希替尼联合贝伐单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FLAURA Ⅱ期研究得以开展。

  FLAURA Ⅱ期研究的主要观察终点是12个月的PFS;次要终点包括客观有效率(ORR)、总生存期(OS)和脑转移患者PFS。并收集治疗前和进展后(PD)肿瘤组织和间隔血浆样本,进行抵抗机制(MOR)和生物标记物评估。

  2016年11月至2018年5月共纳入49例EGFR突变阳性晚期NSCLC患者。其中ORR为69%,12个月的PFS为70%(95% CI:0.57~0.84);所有脑转移患者的颅内疗效都达到部分缓解(PR),发生颅内进展的患者只占17%;最常见的不良反应包括:血小板减少(61%)、腹泻(57%)、高血压(55%)和皮疹(47%)。24%的患者因不良反应减少奥希替尼剂量,18%的患者停用贝伐单抗。进行组织活检的9例患者中,发现鳞状细胞转化2例,小细胞转化1例。

  奥希替尼联合贝伐单抗治疗EGFR突变阳性晚期NSCLC患者被证明具有良好的耐受性与疗效,这为进一步的评估提供了数据支持。二级终点包括PFS、耐药机制、cfDNA等相关数据结果亦即将公布。

  更多新闻请您访问 肿瘤  https://www.kangantu.com/

奥希替尼与吉非替尼相比治疗肺癌哪个效果好?

  FLAURA研究显示,与 吉非替尼 或厄洛替尼相比,奥希替尼一线治疗EGFR突变阳性NSCLC中位PFS更长,但两组的中位OS均未达到。为了更好地了解采用奥希替尼一线治疗的患者长期生存潜力,研究者使用数学参数生存模型来预测FLAURA研究患者5年临床合理生存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