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c/Abl抑制剂施达赛(Dasatinib)的作用机制和治疗效果

Src/Abl抑制剂施达赛(Dasatinib)的作用机制和治疗效果

癌症指标有哪些?分别代表什么含义?(上)

  1 甲胎蛋白(AFP),正常参考值0~15 ng/ml。对于早期癌症来说测量AFP是非常敏感的,也是最特异的一个 癌症指标 ,主要使用与比较大规模的检查中,可以检查肝癌的可能性。AFP含量显着升高一般提示原发性肝细胞癌,70~95%患者的AFP升高,越是晚期,AFP含量

  施达赛(Dasatinib)是一种Src/Abl抑制剂,对生型Abl和Src激酶均有抑制作用,IC50分别为0.6 nM和0.8 nM。作用靶点: Abl Src c-Kit (D816V) c-Kit (wt);IC50: 0.6 nM 0.8 nM 37nM 79 nM。在抑制表达野生型Bcr-Abl或全部Bcr-Abl突变型(除了T315I)的Ba/F3增殖时,Dasatinib效果比Imatinib高很多。与Imatinib相比,Dasatinib呈2倍指数增长效力(约325倍)。Dasatinib有效抑制野生型Abl 激酶和全部突变型(除了T315I)。

  Dasatinib 直接靶向作用于野生型和突变型Abl激酶域,且抑制自磷酸化和底物磷酸化,这种作用存在浓度依赖性。Dasatinib作用于表达野生型 Bcr-Abl的细胞时,效果比Imatinib高325倍多。TgE骨髓细胞菌落百分数从未处理孔的100% 降低到Dasatinib处理孔的4.12%。 有 Dasatinib存在时, WT 和TgE骨髓细胞形成的菌落百分数明显不同。LMP2A的表达可促进 B 淋巴细胞存活和增殖,而Dasatinib通过靶向作用于Lyn 和/或c-Abl 激酶可抑制以上存活和增殖。 Dasatinib 处理一系列甲状腺癌细胞,抑制Src信号, 降低生长速度,使细胞周期停滞,且诱导凋亡。使用剂量不断增加的 Dasatinib (0.019 μM 到 1.25 μM) 处理C643, TPC1, BCPAP, 和 SW1736 细胞3天,抑制50%细胞生长,然而抑制K1细胞系生长则需更高浓度Dasatinib。使用10 nM 或50 nM Dasatinib 处理BCPAP,SW1736 和 K1 细胞,导致G1期细胞提高9-22%,而S期细胞百分数则降低7-18%。  

  施达赛(Dasatinib)作用于LMP2A/MYC 双转基因小鼠,可逆转脾肿大。施达赛作用于TgE小鼠 抑制表达LMP2A 的骨髓B 细胞形成的菌落,且使脾脏变小。使用施达赛处理Tg6/λ-MYC 小鼠,与对照组相比,脾脏质量明显降低。施达赛作用于LMP2A/MYC 双转基因小鼠,抑制淋巴结肿大。施达赛作用于嫁接LMP2A/MYC双转基因小鼠肿瘤细胞的Rag1KO小鼠,可逆转脾肿大。施达赛作用于表达LMP2A的B 淋巴细胞瘤,抑制Lyn磷酸化。  

有哪些检测可以判断患者是否适合使用PD-1单抗治疗?

  全球仅有的两款 PD-1单抗药物 Keytruda与Opdivo已经在中国正式获得批准上市,这个传奇疗法终于来打了国内造福国内的癌症患者。但遗憾的是,目前的资料证实PD-1抑制剂并不是对所有患者都有效,根据患者不同的情况,PD-1抑制剂的疗效也有所不同。   面对

施达赛,Dasatini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