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患者应首选依维莫司/飞尼妥联合依西美坦治疗

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患者应首选依维莫司/飞尼妥联合依西美坦治疗

海外医疗告诉目前到底有没有预防癌症用的疫苗

  说起癌症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绝症,虽然癌症目前有很多抗癌药物和治疗手段,但是其治疗的效果都不是很明显,特别是癌症晚期,很多药物只能让患者多活几年,不能做到癌症的完全治愈,因此我们想要治疗癌症最好的办法就是 预防癌症 ,我们都知道乙肝有乙

  近期一项III期随机试验选取依维莫司(飞尼妥)和安慰剂,对比两者分别与依西美坦联合应用的临床疗效,以证实治疗晚期激素受体阳性(HR+)乳腺癌患者的治疗新选择。口服内分泌治疗(ET)是大多数转移性激素受体阳性(HR+)兼人体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HER2)阴性乳腺癌患者的一线治疗方法。BOLERO-2研究是由Baselga等人主持的一项多中心国际性试验。

  研究人员发现:依维莫司(飞尼妥)/依西美坦组中,口腔炎、贫血、呼吸困难、高血糖、疲劳和肺炎的不良事件发生率较高;该结果与其他研究结果相符。依维莫司/依西美坦组因研究相关不良事件直接导致的7个死亡病例,也许是受试者停药的更大原因;其中致命性不良事件包括败血症、肿瘤出血、脑血管意外、肾功能衰竭、自杀和肺炎。管BOLERO-2试验表明,临床试验中依维莫司/依西美坦联合应用,能够改善无进展生存期;但“临床试验人群与现实生活中的患者不同”已成为人们的共识,临床试验人群往往更为年轻、健康、富裕,文化和健康素养更高。  

  尽在现实生活中,患者为了维持生活质量可能宁愿放弃严重副作用风险较高的药物,尤其是联合治疗将延长他们数月健康状况不甚理想的生存期(每4例患者中约有1例发生不良事件);更何况用药后,最终未必能挽救他们的生命。与测定“生活质量随时间恶化”的生活质量问卷调查结果相比,早期BOLERO-2数据显示两者没有区别;该问卷调查由欧洲癌症治疗与研究机构发起。总而言之,BOLERO-2的初始数据提供“在其最佳状态转化型研究”的典范。经历一段很短的时期,依维莫司(飞尼妥)作为活性剂治疗激素受体阳性(HR+)乳腺癌,从体外研究跨越至人体试验。  

依维莫司(EVERTOR)伴减量环孢素减少了心脏移植受者一年后的内膜增生

  相较于硫唑嘌呤,在心脏移植术后的患者中,西罗莫司或 依维莫司 (EVERTOR)对哺乳动物雷帕霉素靶点(mTOR)信号通路的阻断大大减低了心脏移植血管病的发病率和严重程度。一项随机化试验对比了在心脏移植术后患者中,下列用药方法的有效性、安全性和心脏移

依维莫司,飞尼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