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GR2A基因是判断肠癌患者使用爱必妥/西妥昔单抗是否有效的依据

FCGR2A基因是判断肠癌患者使用爱必妥/西妥昔单抗是否有效的依据

转移性肺癌全程管理中的控制理念

  现阶段绝大多数的 转移性肺癌 尚不能治愈,治疗的主要目的是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及延长患者的生存时间。随着驱动基因检测技术的发展,可以接受针对驱动基因的靶向药物治疗的患者越来越多。随着影像学检查手段的改善,一些无症状转移性肺癌患者避免了不必

  根据《临床肿瘤学研究》杂志上发表的一项III期临床试验的数据的回顾性分析,发现在最佳支持治疗的基础上加用西妥昔单抗(爱必妥)时,在隐藏有正常形式KRAS基因的转移性结直肠癌病人中,只有那些有两个复制的特定类型的FCGR2A基因(FCGR2A H/H)的病人在中位总生存期上有统计学意义上的显著增加。

  研究纳入III期NCIC-CTG临床试验的病人的留档的肿瘤和正常组织样本。572名转移性结直肠癌病人被纳入到评估在转移性结直肠癌病人的最佳支持治疗中加用西妥昔单抗的试验中。隐藏有KRAS野生型基因(FCGR2A HH)的转移性结直肠癌病人的中位总生存期比那些在最佳支持治疗基础上接受西妥昔单抗治疗的病人长5.5个月。在那些KRAS野生型疾病有一个特定类型复制(FCGR2A H/R)或没有复制 (FCGR2A R/R)的病人中,中位总生存期的增加分别是3.9个月和1.7个月,在统计学上不显著。  

  在研究表明西妥昔单抗(爱必妥)疗法并不能使隐藏有KRAS基因突变的转移性结直肠癌病人获益后,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限制这种抗癌药物用于没有KRAS基因突变的结直肠癌肿瘤病人。“我们发现FCGR2A H/H 基因型的病人从西妥昔单抗中受益最多,FCGR2A H/R基因型的病人有边际效益,而FCGR2A R/R基因型的病人则没有真正的受益” Liu博士继续说:“如果我们的结果在前瞻性试验中得到验证,它们表明25%携带FCGR2A R/R 基因型的病人应该被西妥昔单抗以外的疗法治疗,以便于他们不用经历不大可能从中受益但有潜在有害毒性的抗癌药物。”  

卡非佐米单药治疗和联合治疗副作用有何不同?

  说起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抗癌药物,大部分人会想到来那度胺和万珂,的确这两款药物的治疗效果非常明显,但可惜的是抗癌靶向药都逃不过耐药性,很多患者在这两种药物的治疗时出现了耐药性,治疗失败,不过好在我们还有卡非佐米可以用于上述药物的后续治疗

爱必妥,西妥昔单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