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3型丙型肝炎感染及其治疗

基因3型丙型肝炎感染及其治疗

  • 疾病名称:丙肝
  • 肾细胞癌的病因和治疗

    肾癌又称肾细胞癌,肾腺癌,起源于肾小管上皮细胞,可发生于肾实质的任何部位;左、右肾发病机会均等,那么引发肾癌的原因有哪些呢?

    全世界丙型肝炎病毒HCV感染患者7100万人。HCV为黄病毒科的一种单链RNA病毒,是慢性肝病的主要原因。作为一种日益严重的公共卫生威胁,HCV是全球残疾发病率和死亡率的主要原因之一。每年估计有70万人死于HCV相关并发症包括肝硬化肝细胞癌和肝功能衰竭。许多HCV患者直到出现肝硬化或肝癌症状时才了解到自己的感染情况。据估计,21%的急性感染患者未得到及时诊断,而多达75-85%的患者转变为慢性感染。慢性HCV感染发展为肝纤维化肝硬化甚至肝细胞癌失代偿性肝硬化和肝细胞癌是与慢性HCV感染相关的最常见死亡原因。

    基于基因组序列分析,HCV有七种主要基因型(HCV 1-7),67种确认的亚型和20种临时亚型。基因型不仅可用于预测对治疗药物应答,还可预测疾病进展的风险。在聚乙二醇化干扰素治疗时代基因3感染的持续病毒学应答率(SVR)最低被认为是最难治疗的亚型之一基因3型相对于其他基因型有更高的疾病进展和死亡率。根据单基因型研究荟萃分析,与其他基因型相比,与基因3相关的肝纤维化加速进展的比值比为1.52。此外,基因3型感染与肝细胞癌HCC发病率较高有关。

    流行病学

    基因3所有HCV感染的20是世界上第二常见的HCV基因型,约75%的病例在东亚地区基因3占印度所有HCV感染的54-80%,占巴基斯坦所有HCV感染的79吸毒者中报告的基因3感染率较高。基因3型在欧洲也很普遍,占希腊波兰丹麦芬兰和英国所有HCV感染的30%。在美国,基因3是第二常见的基因型,占所有HCV感染的8-13%。在非洲,基因3不普遍,约占所有HCV感染的9%。

    肝细胞癌HCC

    McMahon等人研究了1080名参与者,结果显示,感染基因3的个体患肝细胞癌和肝脏相关死亡的风险增加。另一项研究表明,在调整人口统计学和临床特征后,与基因1型相比,基因3患者患肝细胞癌的风险高80%McCombs等人在退伍军人事务(VA)研究中发现,与基因型1相比,基因3发生肝细胞癌的风险高63%(HR 1.63,95CI 1.47-1.79;P<0.001)。此外,Ioannou等(2018)报道,在62354例退伍军人患者中,用直接抗病毒药物治疗HCV可使肝癌风险降低71%。上述研究都强调需要加强HCV的诊断和早期治疗,即使出现肝硬化也是如此。

     

    已获批的直接抗病毒药物

    目前,买过FDA批准用于治疗基因3直接抗病毒药物(组合)如下索非布韦(SofosbuvirMyHep、索磷布韦、Sovaldi);达卡他韦(DaclatasvirMyDekla、达拉他韦、Daklinza);吉三代Sofosbuvir+Velpatasvir EpclusaMyHep All、丙通沙)glecaprevirpibrentasvir

    一项ASTRAL-3试验旨在评估sofosbuvir+velpatasvir治疗感染基因3的患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患者中包含初治患者、经治患者和代偿性肝硬化患者。治疗12周后,sofosbuvir+velpatasvir组的SVR达到95%(95CI 92-98%),优于sofosbuvir+利巴韦林组的80%(95CI 75-85%)(P<0.001)。最常见的副作用是疲劳头痛恶心和失眠。 

    ALLY-3研究纳入初治患者接受sofosbuvir和达卡他韦组合治疗12周。该直接抗病毒药物组合的SVR90%,耐受性良好;在肝硬化患者中SVR58%,在非肝硬化患者中为97%。ALLY-3研究经治患者进行了对比,并且报告总体SVR86%(肝硬化患者为69%,非肝硬化患者为94%)。

     

    VelpatasvirGS-5816)是一种有效的基因型NS5A抑制剂。在ELECTRON-2试验中,对以下剂量的药物组合进行了评估:sofosbuvir+25 mg velpatasvirsofosbuvir+25 mg velpatasvir+利巴韦林sofosbuvir+100 mg velpatasvirsofosbuvir+10 mg velpatasvir+利巴韦林。在既往均为未接受过抗病毒治疗患者中,各药物组合SVR分别为1008896%和100%。在经治患者中也进行了测试,其中非肝硬化患者的SVR分别为8595100%和100%,肝硬化患者分别为588588%和96%。最常见的不良反应是疲劳头痛和恶心,都与利巴韦林有关。

     

    Berden等最近进行的一项荟萃分析显示sofosbuvir+velpatasvir治疗联合利巴韦林时达到最高治疗效果(SVR 99;95CI 98-100%)利巴韦林的SVR97%(95CI 95-99)。分析显示,利巴韦林显著增加肝硬化患者的SVR率。也证实了HIV-1HCV合并感染患者使用该方案的较好治疗效果(SVR 94%)。根据EASL治疗HCV的建议,基因3感染或合并HIV感染的患者应使用sofosbuvir+daclatasvirsofosbuvir+velpatasvir治疗(初治患者治疗12周)。建议耐药患者延长至24周或联合利巴韦林治疗12周。

    了解索非布韦(SofosbuvirMyHep、索磷布韦、Sovaldi)、达卡他韦(DaclatasvirMyDekla、达拉他韦、Daklinza)、吉二代HarvoniMyHep LVIR、哈瓦尼)、吉三代(Sofosbuvir+Velpatasvir EpclusaMyHep All、丙通沙)等直接抗病毒药物药物的更多相关信息,可以联系老挝第一药房。

    本内容为老挝第一药房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老挝第一药房:寻找优质医疗资源,伴您走上康复之旅

    索拉非尼被推荐为晚期肾癌一线治疗

    索拉非尼(Sorafenib、多吉美、Nexavar)作为一种新型口服多激酶抑制剂,有双重抗肿瘤效应。2005年美国FDA就批准多吉美(索拉非尼)用于治疗晚期肾癌。

    索非布韦,Sofosbuvir,MyHep,索磷布韦,Sovaldi,达卡他韦,Daclatasvir,MyDekla,达拉他韦,Daklinza,吉三代,Sofosbuvir,Velpatasvir Epclusa,MyHep All,丙通沙,glecaprevir,pibrentasvir,丙型肝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