靶向药物:乳腺癌患者的希望

靶向药物:乳腺癌患者的希望

  • 疾病名称:肿瘤
  • 肝硬化晚期引发哪些并发症

    肝硬化晚期所引发的并发症有哪些? 食管静脉曲张、肝细胞癌、门静脉高压症、腹水、肝性脑病

    细胞周期蛋白依赖性激酶46CDK4/6),是细胞分裂周期的关键调节因素,能够驱动细胞分裂。CDK4/6在许多癌症中均过度活跃表达,导致细胞分裂周期失控,是癌症的一个标志性特征。辉瑞公司推出的全球第一个周期蛋白依赖性激酶(CDK4/6的选择性抑制剂帕博西林(PalbociclibIBRANCE),通过抑制CDK4/6,恢复细胞周期控制,从而阻断肿瘤细胞增殖。

    美国Sarah Cannon癌症研究所乳腺癌计划副主任Stephanie L.Graff博士解释说,CDK4/6抑制剂、PARP抑制剂等靶向药物的兴起使得转移性乳腺癌患者能够进行个体化治疗。然而在未来,乳腺癌研究依然任重道远。

    Graff博士表示,在雌激素受体(ER)阳性乳腺癌患者中,应该在较前线治疗环境下使用CDK4/6抑制剂abemaciclibVerzenio)、帕博西林(PalbociclibIBRANCE)和瑞博西林(RibociclibKisqali)。

    这三种药物均已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批准,比如20187月瑞博西林获批与芳香酶抑制剂联合使用,用于治疗激素受体(HR)阳性/HER2阴性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瑞博西林还获批与氟维司群(fulvestrantFaslodex)联合用于治疗患有HR阳性/HER2阴性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的绝经后女性。

    此外,TOPACIO试验证明了PARP抑制剂在免疫治疗中的有效性和耐受性——niraparibZejula)与派姆单抗(KeytrudaPembrolizumab)联合用于治疗BRCA阳性三阴性乳腺癌患者。总缓解率(ORR)为25%。我们看到了非常振奋人心的缓解率数据。

    Graff博士讨论了乳腺癌治疗的当前形势、前景以及对患者的意义。

    问:请提供本次会议有关转移性乳腺癌的背景介绍。

    Graff博士:其中一个亮点是CDK4/6抑制剂的作用。CDK4/6抑制剂显然是HR阳性转移性乳腺癌治疗的主要支柱。在2018ASCO年会上,我们看到针对绝经前人群的CDK4/6抑制剂一线和二线治疗研究的更新。值得关注的是,Jennifer Gao博士进行了一项FDA合并分析,该研究汇总所有接受CDK4/6抑制剂治疗的转移性ER阳性乳腺癌患者,分析结果证明所有患者群体均同样受益。

    2018ASCO年会的另一个重要话题是HER2阳性转移性乳腺癌领域的新疗法。我们看到了Zejula等药物的最新研究进展。在一线环境中我们通常使用多西他赛、曲妥珠单抗(trastuzumab)和帕妥珠单抗(pertuzumab),二线环境中使用曲妥珠单抗-美坦新偶联物(TDM-1Kadcyla)。现在,填补这些HER2阳性患者的后续治疗选择,变得至关重要。今年的会议为我们提供了最新进展,使我们对未来充满希望。

    问:关于abemaciclib有一些令人兴奋的数据。你能谈谈这个吗?

    Graff博士:我们发现,有明确证据表明CDK4/6抑制剂对绝经前妇女有效。我们现在有以下三大药物的绝经前患者研究数据:瑞博西林,abemaciclib和帕博西林。这些药物都可与芳香酶抑制剂和卵巢抑制药物联合使用。

    帕博西林可与来曲唑联用治疗雌激素受体(ER)阳性、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HER2)阴性的绝经后妇女转移性乳腺癌。研究表明,CDK4/6抑制剂仍然是一种非常积极、有意义的乳腺癌疗法。

    此外,一些试验正在研究将CDK4/6抑制剂与曲妥珠单抗联合使用。他们希望将这些组合应用到HER2阳性乳腺癌治疗领域。这对于患者来说是非常令人兴奋的机会,可以获得毒性较小的疗法。

    希望不断有新药和新疗法出现,帮助广大乳腺癌患者战胜疾病。

    老挝第一药房可以为患者提供专家远程问诊、医院获取新药的服务。有需要的患者请咨询老挝第一药房。

    本内容为老挝第一药房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老挝第一药房:寻找优质医疗资源,伴您走上康复之旅

    纳武单抗美国获批治疗小细胞肺癌

    近日美国FDA批准PD-1免疫疗法纳武单抗(Opdivo、Nivolumab),用于治疗经过铂类化疗和至少一种其它疗法治疗过的转移性小细胞肺癌(SCLC)。

    靶向药物:乳腺癌患者的希望,帕博西林可与来曲唑联用治疗雌激素受体(ER)阳性、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HER2)阴性的绝经后妇女转移性乳腺癌,瑞博西林获批与芳香酶抑制剂联合用于治疗激素受体(HR)阳性/HER2阴性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