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直肠癌治疗药物如何选择

结直肠癌治疗药物如何选择

  • 疾病名称:肿瘤
  • 乐伐替尼在甲状腺癌中的应用

    近日,美国马萨诸塞州总医院头颈部肿瘤中心的Lori J.Wirth分析了甲状腺癌患者中乐伐替尼(Lenvatinib、仑伐替尼、Lenvima)的应用。

    我国结直肠癌(CRC)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均保持上升趋势。2015中国癌症统计数据显示:我国结直肠癌发病率、死亡率在全部恶性肿瘤中均位居第5位,其中新发病例37.6万,死亡病例19.1万。其中,城市地区远高于农村,且结肠癌的发病率上升显著。多数患者发现时已属于中晚期。

    目前,治疗晚期或转移性结直肠癌使用的化疗药物包括:5-FU/LV、伊立替康、奥沙利铂、卡培他滨等。靶向药物包括西妥昔单抗(Cetuximab、爱必妥、Erbitux(推荐用于K-ras,N-ras,BRAF基因野生型患者)、贝伐珠单抗(Bevacizumab、安维汀、Avastin)和瑞格非尼(Regorafenib瑞戈非尼Stivarga)等。

    贝伐珠单抗是一种人源化IgG1型单克隆抗体,能与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特异性结合,抑制肿瘤血管生成。该药批准的适应症为转移性结直肠癌、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宫颈癌、卵巢癌、转移性乳腺癌和恶性胶质瘤。

     

    西妥昔单抗是一种人/鼠嵌合型单克隆抗体,能特异性结合正常细胞和肿瘤细胞上的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该药批准的适应症为结直肠癌和头颈癌。

    瑞戈非尼是一种受体酪氨酸激酶(RTK)抑制剂,用于治疗转移性结肠直肠癌(CRC)和局部晚期无法手术切除或转移性胃肠道间质瘤(GIST)

    推荐在治疗前检测肿瘤K-rasN-rasBRAF基因状态;

    联合化疗应当作为能耐受化疗的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的一、二线治疗。推荐以下化疗±西妥昔单抗(推荐用于K-rasN-rasBRAF基因野生型患者),化疗±贝伐珠单抗;

     

    原发灶位于右半结肠癌(回盲部到脾曲)的预后明显差于左半结肠癌(自脾曲至直肠)。对于K-rasN-rasBRAF基因野生型患者,一线治疗右半结肠癌中VEGF单抗(贝伐珠单抗)的疗效优于EGFR单抗(西妥昔单抗),而在左半结肠癌中EGFR单抗疗效优于VEGF单抗;

    三线及三线以上标准系统治疗失败患者推荐瑞戈非尼或参加临床试验。对在一、二线治疗中没有选用靶向药物的患者也可考虑伊立替康联合西妥昔单抗(推荐用于K-rasN-rasBRAF基因野生型)治疗; 

    不能耐受联合化疗的患者,推荐方案5-FU/LV或卡培他滨单药±靶向药物。不适合5-Fu/LV的晚期结直肠癌患者可考虑雷替曲塞治疗;

    纳武单抗(OpdivoNivolumab)适用于高微卫星不稳定性(MSI-H)或错配修复缺陷(dMMR)的转移性结直肠癌。

     

    姑息治疗4-6个月后疾病稳定但仍然没有手术机会的患者,可考虑进入维持治疗(如采用毒性较低的5-FU/LV或卡培他滨单药联合靶向治疗或新停全身系统治疗),以降低联合化疗的毒性;

    对于BRAFV600E突变患者,如果一般状况较好,可考虑FOLFOXIRI±贝伐珠单抗的一线治疗;

    研究发现,晚期结直肠癌(CRC)患者接受奥沙利铂和贝伐珠单抗(Bevacizumab、安维汀、Avastin)治疗后,雷莫芦单抗(RamucirumabCyramza)+伊立替康+西妥昔单抗(ICR)联合作为二线治疗可能有助于延长无进展生存期(PFS)。

     

    在美国,Cyramza(雷莫芦单抗)获准单药或联合紫杉醇用于治疗先前含氟嘧啶或铂剂化疗期间或之后进展的晚期或转移性胃腺癌或胃食道连接部(GEJ)腺癌患者,它还获准联合多西他赛用于经铂剂化疗方案治疗后进展的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此外,还获准联合FOLFIRI用于贝伐单抗、奥沙利铂和氟嘧啶治疗期间或治疗后进展的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患者。

    老挝第一药房目前与英国、德国、日本、美国、印度等国家的专业医院合作,为中国患者提供海外就医、远程会诊、海外体检等服务。

    本内容为老挝第一药房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老挝第一药房:寻找优质医疗资源,伴您走上康复之旅。

    研究人员呼吁对小型甲状腺癌保守治疗

    研究人员呼吁限制小甲状腺结节的细针活检,并且“去强化”医疗干预措施

    结直肠癌治疗药物如何选择,瑞戈非尼用于治疗转移性结肠直肠癌(CRC)和局部晚期无法手术切除或转移性胃肠道间质,西妥昔单抗适应症为结直肠癌和头颈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