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P抑制剂:卵巢癌靶向药物

PARP抑制剂:卵巢癌靶向药物

  • 疾病名称:肿瘤
  • 索拉非尼使肝癌患者总生存期获益

    根据最新研究结果,无论其预后因素如何,索拉非尼均可使肝癌患者OS(总生存期)获益。

    卵巢癌是女性生殖器官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卵巢癌与乳腺癌、宫颈癌并称妇科三大肿瘤,尽管它并不是其中发病率最高的,但却占死亡率的首位。

    对于卵巢癌患者,手术和化疗仍是主要的治疗方法。尽管铂类和紫杉醇等化疗药在晚期患者中的初始有效率很高,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疗效逐渐减退,80%的患者都会出现复发。最终,大部分患者将死于肿瘤复发和耐药。在中国,卵巢癌的五年生存率不足40%,之后患者还需要依赖持续的手术、化疗延续生命。

    研究发现,BRCA基因突变与卵巢癌的发生发展关系密切,PARP抑制剂开启了卵巢癌精准治疗的大门。PARP抑制剂在卵巢癌方面的研究结果充分显示了其对于卵巢癌治疗的疗效。

    奥拉帕尼LynparzaOlaparib)是第一个获得FDA批准的PARP抑制剂,20141219日,FDA批准其用于治疗既往接受过两次以上治疗且携带种系BRCA突变的晚期卵巢癌患者。

    目前PARP抑制剂奥拉帕尼、rucaparibniraparib已在欧美获批,用于铂敏感的复发卵巢癌化疗后达到CR(完全缓解)或PR(部分缓解)患者的维持治疗。

    III期临床试验中(SOLO-2研究),纳入294BRCA1/2突变复发卵巢癌患者,这些患者都是至少接受过两次含铂类全身化疗后出现复发,以21的比例随机分配到奥拉帕尼维持治疗组(300mg)及安慰剂组。

    研究结果显示,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高达30.2个月,而安慰剂组仅为5.5个月(HR=0.2595%CI 0.18-0.35P<0.0001)。

    在安全性方面,主要表现出血液学毒性,两组3级的不良反应分别是36.9%18.2%,最常见的包括贫血(19.5%vs 2.0%)、中性粒减少(5.1%vs4.0%)及血小板减少(1.0%两组)。该研究提示奥拉帕尼作为维持疗法治疗携带BRCA突变的复发性卵巢癌的潜力。

    美国一项/Ⅱ期临床试验显示,对于难治性的卵巢癌妇女,免疫治疗药物派姆单抗(Keytruda)DNA修复阻断剂尼拉帕尼(Zejula)的联合应用比单独应用任一种药物都有更显著的效果。

    该试验在60例对铂类耐药的卵巢癌患者中测试了派姆单抗和尼拉帕尼联合应用的效果。研究者发现,单用尼拉帕尼治疗的患者缓解率低于5%,单用派姆单抗的患者缓解率为11%,而联合应用两种药的患者缓解率为25%

    该试验结果为进一步研究PARP抑制剂和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在卵巢癌以及其他实体瘤中的联合应用奠定了基础。

    老挝第一药房可以为患者提供专家远程问诊、医院获取新药的服务。有需要的患者请咨询老挝第一药房。

    本内容为老挝第一药房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老挝第一药房:寻找优质医疗资源,伴您走上康复之旅

    奥拉帕尼治疗晚期卵巢癌

    奥拉帕尼(Olaparib)是第一个获得FDA批准的PARP抑制剂,2014年12月19日,美国FDA加速批准奥拉帕尼单药用于携带有害或可疑有害种系BRCA突变(gBRCA)的晚期卵巢癌患者。

    PARP抑制剂:卵巢癌靶向药物,卵巢癌是女性生殖器官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奥拉帕尼(Lynparza、Olaparib)获批治疗既往接受过两次以上治疗且携带种系BRCA突变的晚期卵巢癌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