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驱动基因突变的肺鳞癌可用哪些靶向药

无驱动基因突变的肺鳞癌可用哪些靶向药

甲状腺癌症状在初期为什么没有表现

  随着大家物质生活水平的提升,对于健康的体检意识也与日俱增。这些年来有国内外的大数据研究报道,体检人群中甲状腺结节检出率约30.1%-76.0%,其中体检直接发现 甲状腺 癌 性结节约5.0%-15%,并且表现出年轻化发病的趋势。   什么是甲状腺癌?到底什么

  无驱动基因突变的肺鳞癌可用哪些靶向药?阿法替尼(别名2992)。阿法替尼是二代的EGFR-TKI,相比一代,与TKI结合不可逆,因而作用更强。除此还可抑制HER2靶点。在LUX-LUNG8的研究中,采用阿法替尼对照厄洛替尼二线治疗一线化疗后进展的IIIB 或 IV期 肺鳞癌患者。患者PFS和OS都有获益延长。PFS为 2.6 :1.9 月;OS为 7.9:6.8月。ORR为5%:3%,DCR 51%:40%。

  因此,FDA基于此试验结果批准阿法替尼可以用于一线含铂化疗后耐药的晚期肺鳞癌患者的治疗。推荐剂量40mg。但是似乎也不要忽视5%的可怜有效率,对于体质OK的患者仍不是上佳选择。对于体质不好但求维持病情稳定来说,51%的DCR率还算可观。

  靶向药尼达尼布(nintedanib)(别名BIBF1120),尼达尼布是一种小分子多受体酪氨酸激酶(RTKs)和非受体酪氨酸激酶(nRTKs)抑制剂。可抑制PDGFR、FGFR1-3、VEGFR 1-3、FLT3、Lck、Lyn和Src等。研发初期主要用于肺纤维化的治疗。但是横观其抑制的靶点如PDGFR、FGFR等都是肺鳞癌常见的突变靶点,也因此被考虑用于肺鳞癌的治疗。

  耐昔妥珠单抗(Necitumumab),Necitumumab是一种重组人源性lgG1单克隆抗体,与细胞EGFR结合,发挥阻断作用。肺癌方面的经典研究为SQUIRE试验。纳入晚期初治肺鳞癌患者,分别分组至necitumumab+吉西他滨+顺铂组或单独吉西他滨联合顺铂组。结果显示,两组的OS分别为11.5 : 9.9个月,P=0.012,降低了16%的死亡风险。中位PFS:分别为5.7个月 vs. 5.5个月(HR=0.85;95%CI 0.74-0.98;P=0.02) ,PFS率提高15%。

  更多新闻请您访问 肿瘤  https://www.fdsagg.com/

E2蛋白是导致丙肝疫苗难以研制成功的关键

  几十年来科学家们一直在努力开发针对丙型肝炎病毒的疫苗。最近来自TSRI的科学家们发现了至今仍然没有成功开发出丙肝疫苗的一个原因。科学家们使用一系列复杂技术对实验室内一种关键的病毒蛋白进行了微小分子结构的绘制,许多候选 丙肝疫苗 的开发都借助

肺鳞癌,靶向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