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癌治疗史是否影响丙肝药物疗效

肝癌治疗史是否影响丙肝药物疗效

  • 疾病名称:肿瘤
  • 丙肝药物艾尔巴韦格拉瑞韦片复方制剂临床试验

    在艾尔巴韦格拉瑞韦片 3期研究中纳入基因4型或6型感染者。艾尔巴韦格拉瑞韦片在基因2型或5型感染者中的疗效不理想。

    丙型肝炎(HCV)如果不及时治疗,会导致肝硬化和肝癌。HCV感染也与许多严重的肝外并发症有关。HCV治疗实现持续病毒学应答(SVR)——在治疗完成后12周检测不到HCV病毒——可降低严重疾病导致的死亡风险。

    在直接抗病毒药物(DAA)出现之前,丙型肝炎病毒(HCV感染)标准治疗是含干扰素的疗法(±利巴韦林)。这些方案通常存在无法耐受的副作用,丙肝治愈的指标——持续病毒学应答(SVR)率不理想,基因1型患者SVR率约为50%,重度肝纤维化患者SVR率甚至更低。

    2013年以来新出现的直接抗病毒药物DAA,已经基本取代了干扰素方案,DAA治疗方案耐受性良好,基因1型肝硬化/无肝硬化患者的SVR率增加至90%以上。此外,DAA药物的疗程比干扰素治疗方案短得多。 

    肝细胞癌(HCC)是HCV相关性肝硬化的常见并发症,年发病率1-4%。之前有五项临床试验评估了肝硬化和有HCC治疗史的患者使用直接抗病毒药物DAA)治疗的结局。这些试验中只有一项纳入需要肝移植的HCC患者。在试验中SVR率较低,评估了索非布韦+利巴韦林方案,在肝移植前观察到病毒学复发。现在普遍认为索非布韦+利巴韦林治疗方案不理想,不再推荐用于基因1型患者。

     

    虽然直接抗病毒药物DAA)在治疗肝硬化和非肝硬化患者中有效,但其在肝细胞癌(HCC)患者中的作用仍有待确定。最近,Prenner等人报道,开始直接抗病毒药物DAA)治疗时,患者的活动性HCC与丙肝治疗失败显著相关,并提示肿瘤可能成为丙肝病毒的储存库。因此,现在意大利研究人员在大型真实世界队列中前瞻性地评估了肝细胞癌(HCC)治疗史是否影响肝硬化患者直接抗病毒药物DAA)的疗效新研究的目的是评估,与普通肝硬化患者相比,成功治疗HCC的肝硬化患者使用DAA治疗方案SVR率是否有差异。

    20151月至12月,10家意大利三级肝病中心入组HCV单一感染患者肝硬化±HCC病史。记录患者基线特征和治疗反应。共入组1927名患者(平均年龄:62.1±10.91205男性)。患者中HCV基因1型最常见(67.9%),其次分别是基因3型(12.4%)基因2型(11.2%)基因4型(8.6%)。

     

    腹水和肝性脑病发生率分别为10.7%和3.2%。在39.3%的患者中检测到静脉曲张。15.9%患者接受sofosbuvir(索非布韦)/simeprevir治疗方案33.4接受吉二代sofosbuvir/ledipasvir20.2Viekirax+Exviera方案,15.7 sofosbuvir/利巴韦林,9.9 sofosbuvir/daclatasvir(索非布韦/达卡他韦),3.4Viekirax1.3%的患者接受干扰素的治疗方案。

     

    结果显示:意向治疗分析的持续病毒学应答(SVR)率为95.1%。患者Child分级不同,持续病毒学应答(SVR)率有显著差异,Child ABC级患者对应持续病毒学应答(SVR)率分别96.386.1%和71.4%(P<0.0001)。有肝细胞癌(HCC)治疗史者的SVR率(95.0%)和无HCC者(95.1%)无显著差异。在多变量分析中,SVRHCV基因型Child显著相关。

    研究人员称这项大型真实世界研究证明在肝硬化患者中直接抗病毒药物DAA疗效不会受到成功治愈肝细胞癌(HCC的影响。

    本内容为老挝第一药房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老挝第一药房:寻找优质医疗资源,伴您走上康复之旅

    经动脉化疗栓塞术影响切除术后肝癌患者的生存和癌症复发

    根治性切除术后进行辅助性TACE(2次或3次),对于分化差且伴MiVI的肝细胞癌(HCC)患者有利,尤其是对于肿瘤直径>5 cm的患者。

    肝癌治疗史是否影响丙肝药物疗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