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拉帕里布片剂在欧洲获得卵巢癌批准,不论其是否为BRCA

奥拉帕林片已被欧盟委员会批准作为铂敏感复发的高级别上皮性卵巢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患者的维持治疗,这些患者对铂类化疗有完全或部分反应,而不论BRCA状态如何.

奥拉帕里片(Lynparza)已被欧盟委员会批准作为铂敏感复发的高级上皮性卵巢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患者的维持治疗,这些患者对铂类化疗有完全或部分反应,不考虑BRCAstatus.

,奥拉帕立布的胶囊制剂先前已在欧盟批准用于此设置;但是,其使用仅限于brcamutatus患者。奥拉帕里的开发人员阿斯利康和默克在一份新闻稿中指出,新配方将从每天两次的8粒胶囊降低到每天两次的2片。

的批准是基于第三阶段SOLO2试验和第二阶段研究19试验的数据。在SOLO2中,对铂敏感、复发、BRCA突变的卵巢癌患者,与安慰剂相比,奥拉帕立片维持治疗的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70%。在研究19中,不管卵巢癌的情况如何,与安慰剂相比,维持性奥拉帕利治疗卵巢癌的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了65%。基于这些发现,FDA于2017年8月批准了奥拉帕立布。

通过对Lynparza的新批准,我们现在将能够为更多对铂敏感的卵巢癌患者提供治疗,而不管她们的情况如何,阿斯利康执行副总裁、肿瘤业务部门负责人戴夫·弗雷德里克森在一份声明中说:“口服药物具有良好的安全性和耐受性,有机会实现长期的疾病控制。SOLO2试验中的

,1名患者按2:1的比例随机分为两组:奥拉帕立片(每日两次,n=196)和安慰剂(n=99)。所有患者都有复发性卵巢癌,证实BRCA1/2突变,并对其最近的含铂方案作出反应,此前的两个或两个以上全身方案。主要终点是研究者评估无进展生存期(PFS)。

患者的中位年龄为56岁,治疗组之间的基线特征没有实质性差异。大多数患者的ECOG表现为0(奥拉帕林组为83%,安慰剂组为78%),47%的患者对之前的化疗有完全反应。先前贝伐单抗被17%的奥帕里布组和20%的安慰剂组接受。大约40%的患者接受过3种或更多的治疗。

中位研究者评估的PFS为19.1个月,而安慰剂组为5.5个月(HR,0.30;95%CI,0.22-0.41;P<0.0001)。由一个盲目的中央审查委员会进行的预先指定的PFS分析显示,奥拉帕里组的PFS中位数为30.2个月,而安慰剂组为5.5个月,进展和死亡的危险性降低了75%(HR,0.25;95%CI,0.18-0.35;P<0.0001)。

奥拉帕里组的12个月PFS率为65%(95%CI,57.8%-71.4%,安慰剂组为21%(95%可信区间为13.3%-29.6%)。PFS在24个月时也偏爱奥拉帕林(43%对15%)。对于已确诊或疑似有害的BRCA1/2突变(n=286)患者,与安慰剂相比,氟哌啶醇治疗奥拉帕立比优于安慰剂(19.3个月对5.5个月;HR,0.33;95%CI,0.24-0.44;P<0.0001)。在研究19中,

在铂敏感的复发性高级别浆液性卵巢癌患者(n=265)中被随机分配给奥拉帕立比400毫克胶囊,每日两次(n=136)或安慰剂(n=129)。患者先前接受过两种或两种以上铂类化疗方案,对其最新方案有完全或部分反应。

服用维持性奥拉帕立布的患者的平均PFS为8.4个月,与对照组的4.8个月相比(HR,0.35;95%CI,95%CI,0.25-0.49;P<0.0001)。对于BRCA突变的患者,PFS中位数为11.2个月,而安慰剂组为4.3个月,下降了82%进展或死亡风险(HR,0.18;P<0.0001)。

在研究19的第三次中期分析中,在整个研究中,奥拉帕林组的中位OS为29.8个月,安慰剂组为27.8个月(HR,0.73;95%CI,0.55-0.95;nominalP=0.02138)。在BRCAmutation组(n=136),奥拉帕林组和安慰剂组的平均OS分别为34.9个月和30.2个月(HR,0.62;95%CI,0.41-0.94;nominalP=0.02480)。然而,这些并不被认为具有统计学意义。

最常见的奥拉帕立布不良反应(AEs)是贫血、恶心、疲劳(包括乏力)、呕吐、鼻咽炎、腹泻、关节痛/肌痛、食欲不振、头痛、消化不良、食欲减退、便秘和口腔炎。最常见的实验室异常是血红蛋白减少,平均红细胞体积增加,淋巴细胞减少,白细胞减少,中性粒细胞绝对计数减少,血清肌酐增加,血小板减少。SOLO2试验中的

专门评估了片剂的等级36.9%的患者使用奥拉帕林治疗,而18.2%的患者使用安慰剂治疗,出现≥3例不良事件。最常见的非血液学不良反应为恶心(75.9%)、疲劳/乏力(65.6%)、呕吐(37.4%)、腹泻(32.8%)和腹痛(24.1%)。严重血液学不良事件的发生率包括贫血(19.5%)、中性粒细胞减少(5.1%)和血小板减少(1.0%)。

奥拉帕林的中位疗程为19.4个月,安慰剂为5.6个月。45%的患者需要奥拉帕林组的剂量中断,而安慰剂组的剂量中断率为18%,分别有27%和3%的患者需要减少剂量。导致剂量中断或减少的最常见不良事件是贫血(22%)、中性粒细胞减少(9%)和疲劳/乏力(8%)。

参考文献:

Pujade Lauraine E、Ledermann JA、Selle F等。奥拉帕里布片作为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和BRCA1/2突变患者的维持治疗(SOLO2/ENGOT-Ov21):一项双盲、随机、安慰剂对照的第3阶段试验[7月25日在线发表]《柳叶刀肿瘤学》doi:10.1016/S1470-2045(17)30469-2。Gourley C、Friedlander M、Matalonis U等。奥拉帕林对铂敏感复发性浆液性卵巢癌(PSR SOC)患者的临床意义长期维持治疗。临床肿瘤学杂志,2017;35(增刊;文章摘要5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