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期结果显示,阿替唑珠单抗/二甲氧钴联用不能改善大肠癌的OS

根据三期IMblaze370研究的最新发现,与雷戈拉非尼相比,联合应用PD-L1抑制剂阿替唑仑珠单抗和MEK抑制剂二甲氧基嘧啶不能提高局部晚期或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的总体生存率.

Sandra Horning,医学博士

Sandra Horning,医学博士

,根据三期Imbraze370研究的最新发现,联合应用PD-L1抑制剂阿替唑单抗(Tecentriq)和MEK抑制剂cobimetinib(Cotellic)治疗之前接受过治疗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结直肠癌(CRC)患者,与雷戈拉非尼(Stivarga)相比,不能提高总生存率。

单药阿替唑单抗根据阿替唑单抗和二甲胺钴的生产商Genentech(Roche)的说法,与雷戈拉非尼相比,在这项研究中也没有显示出明显的临床益处。研究中的患者在接受两种或两种以上的化疗后出现进展性疾病或对治疗不耐受。

在imbraze370人群中,95%的患者肿瘤是微卫星稳定的(MSS)。Genentech报告说,该试验的数据将在即将召开的医学会议上公布。

“虽然这些结果不是我们所希望的,但我们仍然致力于应用我们的深厚经验开发药物,改善胃肠道癌患者的预后,”Sandra Horning,Genentech首席医疗官兼全球产品开发负责人MD在一份声明中说,

IMblaze370研究(NCT 02788279)将363名先前接受治疗的晚期或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按2:1:1的比例随机分为阿替唑仑单抗、阿替唑仑单抗或单药雷戈拉非尼。主要终点为OS,以无进展生存率(PFS)、总有效率(ORR)和反应持续时间作为次要终点。在对结果的陈述中,Genentech报告说,联合治疗没有新的安全信号。

在2018年胃肠道肿瘤研讨会上进行的一项2阶段Ib期研究结果显示,阿替唑仑单抗/二甲氧基二甲胺联合治疗的转移性大肠癌患者的疾病控制率(DCR)为31%(mCRC)。ORR为8%(n=7)。所有反应均为部分反应(PRs),

19例(23%)有稳定的疾病(SD)为最佳反应。DCR定义为PR+SD≥6周,为31%。51例(61%)有进展性疾病,基线检查时为

,42例(50%)为MSS,9例(11%)为微卫星不稳定性(MSI)低,1例(1%)为MSI高。32例患者(38%)的MSI状态未知。患者年龄中位数为56.5岁(23-81岁),44%为女性。PD-L1的表达,57%为免疫细胞(IC)0/1,8%为IC2/3。29例患者(35%)PD-L1表达未知。

1期确定60毫克二甲胺钴作为化疗难治或局部晚期mCRC患者的治疗剂量。在第2阶段,患者被分配到21天/7天休息(n=59)或14天/14天休息(n=21)的二甲胺钴方案。两组患者均于2017年9月4日每2周服用800毫克阿替唑单抗。

,数据截止,ORR为8%(95%CI,1-26)inKRASwild型患者,DCR为32%。InKRAS阳性患者,ORR为9%(95 CI,3-19),DCR为30%。

中位反应持续时间为14.3个月(95%CI,6.0-不可评价)。7例患者中4例有MSS,1例MSI低。其余2例患者的MSI状态未知。

中位总PFS为1.9个月(95%CI,1.8-2.3)。MSS患者的PFS中位数为2.5个月(95%CI,1.8-3.7),inKRAS突变患者为2.0个月(95%CI,1.8-2.3),inKRASwild型患者为1.8个月(95%CI,1.8-2.6)。6个月的全氟辛烷磺酸发生率为18%,MSS患者为27%,inKRAS突变患者为22%,KRAS野生型患者为9%。KdspeKdsps KdspeKdspeKdsps中位OS为9.8个月(95%CI,6.2-14.1),6个月OS发生率为65%,KRAS突变患者为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