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希替尼对中国肺癌患者效果不如吉非替尼?

  见到FLAURA研究亚组分析,坚信很多人都是会脑海中里浮现出2个难题:亚洲人一线应用<a href="https://www.fdsagg.com/drugsosimertinib” target=”_blank” >奥希替尼(泰瑞莎)并并不是非常好啊,那是否中国肝癌病人实际效果不太好?还比不上一代应用易瑞沙或厄洛替尼划算啊?

  L585R突变病人,一线应用奥希替尼与一线应用易瑞沙或厄洛替尼結果是类似的,仅有22号缺少突变的病人应用奥希替尼才会真真正正获利?大家首先看亚裔这个问题,留意啊,这一研究中入组的亚裔人群。此项研究入组的中国人群仅有十几例,绝大多数亚裔人群来自于日本。全部亚裔人群的亚组分析結果不可以替代中国人群的結果。

  依据FLAURA的Protocol中国拓展研究预估入组120人,希望拓展研究的OS結果能为中国EGFR突变呈阳性初治末期非小细胞肺癌病人产生更加立即和牢靠的临床医学直接证据。次之FLAURA的关键研究终点站是PFS,OS仅仅主次研究终点站,针对OS,FLAURA的检测效率仅有72%。

  因此 探讨一部分有那样一句话,针对L858R突变的亚组分析,也存有检测效率不够的难题。综合性能够看得出,做为一个主次终点站的亚组分析,必须慎重剖析,翘首以待吧,希望中后期研究結果,姑且不可以做出关键性的结果。

瑞士诺华的达拉非尼好用吗

达拉非尼是瑞士诺华生产的一种肿瘤治疗药物,可单药或联合曲美替尼治疗BRAF V600E或V600K突变阳性不可切除或转移性黑素瘤。 除了治疗黑色素瘤,达拉非尼也被批准用于治疗BRAF V600E突变的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和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间变性甲状腺癌(ATC)。

瑞士诺华的达拉非尼的适应症有什么

达拉非尼也叫泰菲乐,由瑞士诺华生产,目前已知的适应症有三个,1.单药用于BRAF V600E突变的不可切除/转移性黑色素瘤。或联合曲美替尼(Trametinib)用于BRAF V600E或V600K突变的不可切除/转移性黑色素瘤;2.治疗BRAF V600E突变的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3.联合用药用于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间变性甲状腺癌(ATC)。

瑞士诺华的达拉非尼治疗效果好吗

黑色素瘤是最具侵略性类型皮肤癌也是皮肤疾病主要死亡病因,黑色素瘤的发病率比较低,但恶性程度高,达拉非尼是一种BRAF抑制剂,对BRAF V600E、BRAF V600K、BRAF V600D的IC50分别为0.65nM、0.5nM、1.84nM,2013年瑞士诺华的达拉非尼被批准上市,用于治疗BRAF V600E突变的手术不可切除性的成人黑色素瘤或转移性黑色素瘤。

瑞士诺华的达拉非尼效果到底好不好

瑞士诺华的达拉非尼效果到底好不好?达拉非尼是一种BRAF抑制剂,对BRAF V600E、BRAF V600K、BRAF V600D的IC50分别为0.65nM、0.5nM、1.84nM,2013年瑞士诺华的达拉非尼被批准上市,这是FDA继维罗非尼、易普利单抗后批准的第三个治疗转移性黑色素瘤的药物。

瑞士诺华的达拉非尼可以治疗哪些疾病

瑞士诺华的达拉非尼主要成分为甲磺酸达拉非尼,可单药或联合曲美替尼治疗BRAF V600E或V600K突变阳性不可切除或转移性黑素瘤。 除了治疗黑色素瘤,达拉非尼也被批准用于治疗BRAF V600E突变的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和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间变性甲状腺癌(ATC)。

瑞士诺华的达拉非尼的效果如何

瑞士诺华是全球具有创新能力的医药保健公司之一,总部设在瑞士巴塞尔,业务遍及全球14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愿景是成为全球最具价值和最值得信赖的医药健康企业。诺华生产的达拉非尼(Tafinlar)在2013年首次被FDA批准上市,单药治疗携带BRAF V600E/K突变的晚期黑色素瘤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