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URA试验最新进展:在晚期NSCLC中,Osimertinib优于其他txis

FLAURA试验的新结果表明,与吉非替尼或厄洛替尼治疗的患者相比,接受一线奥西米替尼治疗的EGFR突变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总体生存率有所提高.

Suresh S.Ramalingam,MD

Suresh S.Ramalingam,MDS

FLAURA试验的新结果表明,接受一线奥西米替尼(Tagrisso)治疗的初发、EGFRmutation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总体生存率(OS)较患者有所提高接受吉非替尼(Iressa)或厄洛替尼(Tarceva)的患者。1

新近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第三期数据显示,奥西默替尼组的中位OS为38.6个月(95%可信区间[CI],34.5至41.8)。对照组的OS为31.8个月(95%可信区间为26.6~36.0),包括接受吉非替尼或厄洛替尼的患者。死亡危险比[HR]为0.80(95.05%CI,0.64-1.00;P=0.046)。

“两组有机会进行至少43个月的随访,奥西米替尼组的中位总生存期比对照组长6.8个月,死亡风险降低20%,即使在存在从对照组到奥西默蒂尼组的交叉,”作者写道,由Suresh S.Ramalingam,医学博士,Winship癌症研究所,埃默里大学医学院,亚特兰大。“此外,在36个月时,奥西米替尼组继续接受指定试验药物的患者数量是对照组的3倍。”

FLAURA试验共随机分配了556名患者,其中279名分配给奥西米替尼组,277名分配给对照组。其中183例(66%)接受吉非替尼治疗,94例(34%)接受厄洛替尼治疗。所有患者均为既往未经治疗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根据突变状态(外显子19缺失或L858R等位基因)和种族(亚洲或非亚洲)对

患者进行分层。他们随机接受口服奥西米替尼(80毫克每日一次)或吉非替尼(250毫克每日一次)或厄洛替尼(150毫克每日一次),直到疾病进展、不可接受的毒性或撤销同意。试验设计允许对照组患者在独立确诊的疾病进展后交叉接受奥西米替尼。这些患者需要有T790M耐药突变的进展后记录。

在数据截止时,奥西米替尼组的中位治疗持续时间为20.7个月(范围0.1至49.8)。而对照组为11.5个月(范围为0.0到50.6)。欧西米替尼组近四分之一的患者(n=61,22%)在数据截止时仍在接受治疗,而对照组(n=13)只有5%仍在服用他们最初指定的药物。

在数据截止时,欧西米替尼组已达到35.8个月的中位OS随访,而对照组的中位OS随访期为27.0个月。奥西米替尼组的中位OS为38.6个月(95%CI,34.5-41.8),而对照组的中位OS为31.8个月(95%CI,26.6-36.0)。死亡HR为0.80(95.05%CI,0.64-1.00;P=0.046)。两个试验组中,98%的患者至少有一次不良事件(AE)。每组约四分之一的患者(27%)出现严重不良事件,而42%的奥西米替尼患者和47%的对照组患者出现3级或以上不良事件。欧西米替尼组14例(5%)和对照组5例(2%)出现射血分数下降。奥西米替尼组40例(14%)和对照组14例(5%)报告心电图QT延长。奥西米替尼组9例(3%)出现致命性AEs,而对照组10例(4%)出现致命AEs。奥西米替尼组的这些死亡均未发现治疗相关ted,但有2例在对照组中。

作者注意到,奥西米替尼对gfrt790m耐药突变的预处理患者比其他早期EGFR-TKIs更有效。他们写道:“因此,从对照组到奥西米替尼组的交叉可能有助于延长对照组的总生存期(31.8个月)。”。“在现实世界中,据报道,25%至39%接受第一代或第二代EGFR-TKIs治疗的患者继续接受奥西米替尼作为二线治疗,与所有被分配到FLAURA对照组的患者(即。,180例患者中有85例(47%)停止了EGFR-TKI比较器,并接受了奥西米替尼作为第一个后续治疗。

Ramalingam等人在先前的FLAURA试验数据分析中报告了奥西米替尼在中枢神经系统(CNS)转移患者中也有活性目前的研究发现,在有中枢神经系统转移的患者中,奥西米替尼组18个月无进展生存率(PFS)为58%(95%CI,40~72),而对照组为40%(95%CI,25~55)。疾病进展或死亡的危险度为0.48(95%CI,0.26~0.86)。

最后,作者强调了了解一线治疗后的耐药机制和根据分子耐药谱确定合适治疗方案的重要性。他们写道:“初步数据表明,一线奥西米替尼耐药机制与接受二线治疗的T790M突变患者中观察到的机制相似。“这种耐药机制也类似于那些与频率较低的突变相关的机制(即。,除T790M外,在对其他第一代和第二代表皮生长因子受体TKIs有抵抗力的患者中可见。

他们将同事们推荐给两个正在进行的第二阶段研究:ORCHARD试验(NCT03944772)和SAVANNAH试验(NCt0377229),因为研究继续确定对该病最有效的治疗方法当患者接受一线奥西米替尼治疗时,疾病进展后耐药模式的基础。3,4

参考

Ramalingam SS,Vansteenkiste J,Planchard D等。在未经治疗的、EGFR突变的晚期NSCLC中,奥西米替尼的总生存率。英国医学院。于2019年11月21日在线发布。DOI:10.1056/NEJMoa1913662。Reungwetwattana T、Nakagawa K、Cho BC等。未经治疗的EGFR突变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对osimertinib和标准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的CNS反应。临床肿瘤学杂志。2018年;36:JCO2018783118。晚期非小肺癌患者在一线奥西米替尼治疗(ORCHARD)中的2期平台研究。Clinical Trials.gov.访问日期:2019年12月4日。https://clinicaltrials.gov/ct2/show/NCT03944772。Osimertinib加Savolitinib在EGFRm+/MET+NSCLC中的应用。Clinical Trials.gov.访问日期:2019年12月4日。https://clinicaltrials.gov/ct2/show/NCT03778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