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格菲尼治疗肝癌三大优势

瑞格菲尼治疗肝癌的三大优势分别为:有效抑制肿瘤血管生成、​瑞格菲尼有效抑制肿瘤形成、​靶向作用于肿瘤微环境。

瑞格菲尼靶向作用于肿瘤微环境。瑞格菲尼抑制多种参与肿瘤微环境激酶,包括PDGFR和FGFR。血小板衍生生长因子受体(PDGFR)是受体酪氨酸蛋白激酶家族成员,血小板衍生生长因子(PDGF)与PDGFR结合触发受体的二聚复合物形成,从而激活下游信号分子产生一系列生物效应,诱导肿瘤新生血管的形成,间接或直接促进肿瘤细胞增殖与迁移。成纤维生长因子受体(FGFR)属于受体型蛋白酪氨酸激酶,可促进肿瘤血管形成和肿瘤细胞分裂增殖。

瑞格菲尼治疗肝癌的三大优势分别为:有效抑制肿瘤血管生成瑞格菲尼有效抑制肿瘤形成靶向作用于肿瘤微环境



瑞格菲尼有效抑制肿瘤血管生成。肿瘤的生长有赖于肿瘤新生血管的形成,肝细胞癌尤为依赖。瑞格菲尼作用于VEGFR1-3和TIE-2靶点,有效抑制肿瘤血管生成。血管内皮细胞生长因子受体(VEGFR),包括3种高亲和力的酪氨酸激酶受体VEGFR1-3,与相应配体相互作用参与肿瘤部位新生血管形成。酪氨酸激酶受体-2(TIE-2)几乎是完全由血管内皮细胞表达的重要的血管生成调节因子,在肿瘤的血管生成中发挥极为重要的调控作用。

瑞格菲尼有效抑制肿瘤形成。瑞格菲尼作用于多个参与肿瘤细胞形成的激酶,包括KIT、RAF-1、c-met、p38 MAP。KIT属于Ⅲ型酪氨酸激酶受体家族,许多恶性肿瘤细胞表面均有KIT的异常高表达。RAF-1是受体酪氨酸激酶家族的一员,有研究表示此通路的激活与肝细胞癌的发生关系密切。c-met作为肝细胞生长因子受体,在40%的肝细胞癌患者中发现存在过表达现象。p38丝裂原蛋白活化激酶,是细胞内的一种苏氨酸蛋白激酶,MAP激酶信号转导通路存在于大多数细胞内,在肝癌的发生和发展中起着重要的作用。除以上靶点外,参与肿瘤形成的RET、BRAF、BRAFV600E也在瑞格菲尼靶标之列。

瑞格菲尼靶向作用于肿瘤微环境。瑞格菲尼抑制多种参与肿瘤微环境激酶,包括PDGFR和FGFR。血小板衍生生长因子受体(PDGFR)是受体酪氨酸蛋白激酶家族成员,血小板衍生生长因子(PDGF)与PDGFR结合触发受体的二聚复合物形成,从而激活下游信号分子产生一系列生物效应,诱导肿瘤新生血管的形成,间接或直接促进肿瘤细胞增殖与迁移。成纤维生长因子受体(FGFR)属于受体型蛋白酪氨酸激酶,可促进肿瘤血管形成和肿瘤细胞分裂增殖。

想了解更多关于癌症靶向药/免疫治疗的相关信息,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微信或点击咨询,7*24小时响应服务需求,服药指导,临床研究,报告解读,膳食指导;欢迎添加慢病顾问,一对一暖心咨询服务,我们是您对抗病魔路上最好的陪伴。

老挝第一药房